章小蕙:走出“妖魔化”人生低谷

职场故事16℃ 0

一直以来,章小蕙这个名字,是和“克夫”、“拜金女”、“丧门星”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女人要背负这么多不堪的骂名,所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是她,依然衣着光鲜、从容自信地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向外人证明:我是打不倒的!这样的一个女人,不由得让人对她产生了许多好奇。

借着她签约内地经纪公司的机会,笔者和这个颇受争议的女子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生活中的章小蕙,美丽、优雅、谦和。在和她交流的过程中,笔者一再地有这种感觉——这是一个曾经被媒体公众“妖魔化”了的女人。

所有人都想看我低头的时候,我决不低头

媒体和公众对我大规模地“讨伐”,是从2002年7月15日,阿B(钟镇涛)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破产开始的。阿B作这个决定,我事先并不知情,当大批记者涌来询问我时,我完全没有时间来调整心情,我哭了。那一瞬间,我才真切地体会到过去的情分在心中的分量。那也是我惟一一次在媒体面前流泪。第二天,许多报刊都将我的哭解释为“心有愧疚”,我觉得很可笑。

我知道很多人都认定阿B的破产是我爱慕虚荣、生活奢华无度造成的。我承认我喜欢过精致优雅的生活,喜欢名牌,可是我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花掉2.5亿港币啊。形成这样一笔债务的真实原因,是1996年,我注意到房地产市场非常火爆,因为阿B总是和我说演艺事业是吃青春饭的,应该及早为今后的生活作打算,所以就向他建议投资房产,他很支持。当时我们向银行贷了一大笔款项,一口气买下了五座豪宅。至今我依然不认为我的这个投资决策是错误的,只能说天不遂人愿。1997年,发生了亚洲金融风暴,香港的房价暴跌,我们无可避免地赔了,这个是没有办法预料的事情。

我非常沮丧,而阿B也被这个打击击垮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整天郁郁寡欢借酒浇愁。有时候我说他几句,他会很不耐烦地埋怨我:“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

这件事加速了我们感情的破裂。那些日子,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光,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形同陌路。很多个晚上,阿B呆在他的音乐工作室里,一个人弹琴、发呆、喝酒,彻夜不归。我独自躺在床上,彻夜难眠,往事一幕一幕地在我脑海里闪现。每想一遍,我就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于是就给他打电话。我想鼓励他:再大的债务,只要我们两个人一起背,总有还清的一天。可是我打了一遍又一遍,他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