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强乳业王瑾:爱,成就了强女人

职场故事8℃ 0
现如今,国内的奶制品陷入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而在安徽的淮北市一个做乳业的女人,是如何把牛奶做成放心奶的?她事业成功,慈善也做得不错,家庭又幸福,她是怎么做到的?远远的,一个肤如凝脂、眼睛明净的知性女子微笑着向我走来,淡粉色的棉布小袄,浅灰色的围巾。我不认为她是我要等的人,因为她太简朴,而我要等的人,可是企业产值超4亿元,捐资1800多万的女企业家啊。直到她向我伸出手来,我才愕然明白,她就是王瑾,安徽曦强乳业总经理。不纠结,在“烂摊子”上反击2003年之前,王瑾都是在淮北市一国企当会计,如果不是大哥王平哲的“连哄带骗”,她是断然不会辞去这份稳定的工作,到曦强乳业做总经理的。虽然她之前已经料想了种种困难,但现实还是给了她当头一棒,困难远远超出了想象。2002年,在北京打拼的王平哲收购了濒临破产的相山牛奶厂,改名曦强乳业,他千方百计说服了妹妹王瑾做总经理,来管理这一“烂摊子”。相山牛奶厂是农林局下面的事业单位,2001年改制后投放到市场。当时,有93名员工,全厂只有134头租来的奶牛,市场份额微小到几乎为零。2003年元月7日,零下11摄氏度,寒风刺骨,王瑾站在牛奶厂大门口亲自迎接每个员工,她希望上班第一天给员工留下个好印象。然而,有人不买账,一名中层管理者说:“你敢收购我们厂,我就敢不干了!”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接连三名骨干要卷铺盖走人,还有十几个职工要跟着他们走。从理智上说,王瑾理解他们,因为如果不改制,他们就能拿事业单位工资,虽然不甚高,但足够稳定,到了退休后,事业单位的退休工资足够他们在小城市淮北颐养天年。他们把毁掉他们“铁饭碗”的愤怒一股脑都发泄到了王瑾身上,他们以为没有王瑾,或许“铁饭碗”还能保住。情感方面来讲,王瑾气得都快要流泪了,他们这是在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啊!内心斗争激烈的王瑾抛开了理智与情感的纠葛,她想以心换心:“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跟大家一起打拼,把厂子的效益搞上去,让大家拿更高的工资!”最终,王瑾还是没有劝住那三名骨干。其他留下的,更多人持一种观望的态度,他们不太相信这个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女子能把这个濒临倒闭的厂子救活。稳定人心后,王瑾需要了解牛奶厂的各个环节。销售部向她汇报工作时,王瑾稍微提出质疑,对方就说:“王总,你不懂……”质量部的人也说:“王总,你不懂……”几乎所有的部门负责人都说她不懂。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总经理是个门外汉,而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这反而激发了王瑾的斗志:不懂是吧?那好,我从头学起。第二天,王瑾就换上员工服走进牛棚,搬两块砖头坐上面,看奶牛如何反刍,如何挤奶,一边看还一边在本子上记。那几天正好赶上两头奶牛生产,她还亲自给奶牛接生。员工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领导,很多人都借故过来看个新鲜。看完了牛,她又接着学加工,学销售。王瑾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把整个流程都学了个遍。当她如一个行家一样指出问题所在时,再也没人说她不懂了。接着,她又开始引进奶牛,更新设备。渐渐地她发现,员工们看她的眼神变了,从之前的怀疑变成接纳,甚至还有几分信任。王瑾心想:好,我不会辜负你们的信任。结果当年就实现了销售收入670万元,员工的收入比改制前还涨了一截。她不仅赢得了员工的信任,还赢得了尊重。她在内心告诉自己:我还要做得更好!2003年,曦强乳业通过了ISO9000认证。2004年,王瑾开始“招商引牛”,建好了牛厂,将宿州、萧县的牛都引进来,每过来一头牛,曦强乳业就一次性给出4000元无息贷款,贷款就从奶牛的奶里扣除。这样的好政策吸引了众多养牛户,三八乡的老李、萧县的李桂峰、淮南的谢桂莲等养牛大户纷纷将奶牛送入曦强乳业,曦强乳业日产奶量也从最初的30吨上升到2005年的80吨。效益上来了,荣誉也接踵而至。2005年,公司先后被评为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企业、安徽省诚信单位、A级食品企业,企业技术中心被认定为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全国农产品加工创新中心等。不娇贵,学会吃苦和吃亏然而,就是这辉煌的2005年成为王瑾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因为要对厂子进行二次改造,12月1日,全厂进行搬迁。但是吊车在吊设备时,钢丝绳突然断裂,设备重重地砸在两名工人身上。现场顿时乱成一团,王瑾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救人。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纵身翻过1.7米的围墙去拿钱,然后和员工一起抬着担架将伤者送到了医院。在厂子搬迁的那三天,王瑾就在医院、老厂和新厂之间连轴转,没有回一趟家,三天三夜,她总共就休息了十几分钟。她的辛劳,大家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上。一个刚动过脑瘤手术的职工还没完全康复,就坚持要上岗,说:“大家这么忙,我也要出一份力。”还有一个员工累得扶着奶罐就睡着了。厂子面积扩大了,王瑾要增加保洁员,杨师傅却说:“王总,不用增加人,我每天早来一点晚走一点就能干完了。”能有如此尽心尽力的员工,外人都赞她领导有方,可王瑾却觉得谈不上什么领导智慧,她只是用一颗善良的心对待别人。王瑾是在农村长大,家里5个孩子,她是老小。刚接手曦强时,大哥就跟她说:“你是老小,没吃过苦,你以后要学会两吃,一是吃苦,你自己吃了苦才能理解别人的付出;二是吃亏,和任何人相处都要抱着吃亏的态度。”王瑾是把员工当成亲人来对待的,每个员工家的红白喜事,她都参加,员工家里遇到什么困难,她也是立刻伸出援手。2004年,有一名员工的妻子得了尿毒症,王瑾先组织捐款,后来自己又拿出了3万元。大哥王平哲还告诉她:“产品质量一定要保证,哪怕是发展慢点,也要让大家喝上放心奶。”要喝上放心奶首先要保证奶源,而高标准的养殖基地是保证奶源的关键。王瑾把其中的一个养殖基地选在了胡萝卜基地旁。这样,就可以用低价买进那些被筛选下的外形不好看的胡萝卜,喂奶牛。吃胡萝卜的奶牛产出的奶,营养自不必说。现在很多人对国产牛奶谈之色变,三聚氰胺、菌群超标、含有致癌物等问题让蒙牛、伊利、光明等大牌牛奶纷纷落马。这些大牌牛奶质量尚不能保证,王瑾生产出来的地方小牌——相山牛奶质量又是如何呢?2008年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事件,也惊出了王瑾一身冷汗。三聚氰胺事件没多久,王瑾去上班,奶厂员工一脸惊恐,原来厂里生产的所有牛奶都被贴上封条,样品被送到安徽省农标中心检测。如果检测有任何问题,那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毁于一旦。结果终于出来了,令检测机关吃惊的是——相山牌牛奶,这一个地方产牛奶竟然没有任何问题!2011年蒙牛牛奶被检测出致癌物黄曲霉素超标,2012年老酸奶添加明胶,每当有新闻爆出牛奶出问题,曦强乳业的牛奶都要接受检测,令王瑾欣慰的是,每次检测都是全部合格!正因为如此过硬的质量,相山牌这一个地方品牌才赢得了如此多的市场份额。目前,相山牛奶已覆盖皖北地区以及苏、鲁、豫、浙等地市场,是皖北地区最大的奶制品加工企业之一,年产值从当初的670万增加到现在的超过4亿元。不骄傲,3000多名留守儿童的“爱心妈妈”在做企业方面,可以说王瑾成功了。但这么多年来,她还在默默地做着另外一份事业——慈善。2006年12月,淮北市濉溪县农村的谢文礼、王玲夫妇生了双胞胎,但却因为穷买不起奶粉,想送出去一个孩子。王瑾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新闻后,当即带了3000元现金和礼品到他们家,而且承诺:孩子喝的奶粉由“曦强”免费提供两年。2012年11月在听说淮北杜集区蒋庄村蒋守军家喜得三胞胎,同样买不起奶粉时,王瑾再次拎着奶粉和现金赶到。如果说这些个案的捐助还只能算是人性中善心的萌发,那么对3000名留守儿童的关爱则更显示了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2012年初,王瑾在做市场调查时发现,农村留守儿童都是跟着祖辈们生活,一日三餐吃饱就行,至于牛奶,老人连说:“喝不起。”孩子们则咬着手指头说:“想喝,但没人买。”没想到,在城里不值一提的牛奶,在留守孩子的眼中却成了奢侈品。她当即决定:要让留守儿童喝上牛奶。她对当地的几所学校进行统计,一共为3000名留守儿童,一年365天提供一份免费牛奶,共计280万元。王瑾把企业做成功了,慈善事业也做得不错,可在她内心深处对一个人有着深深的歉疚。这个人就是她的女儿——现年14岁的孙懿琳。女儿成长最关键的时候,王瑾都在忙事业。人家的女儿在妈妈怀里撒娇时,懂事的小懿琳却整天操心着妈妈每天有没有吃好睡好。夜里,当她一觉醒来,发现妈妈已经回家,就会说句:“妈妈,你回来,我就放心了。”因为知道妈妈很忙,所以小懿琳从不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妈妈。但有一次例外,那天晚上9点多钟,王瑾接到9岁女儿的电话:“妈妈,我害怕。”王瑾说:“那你把灯打开。”“妈妈,我难受,真的好难受。”王瑾听着女儿微弱的声音,就赶紧回家了。一到家发现,女儿满脸通红地躺在床上,一量体温,烧到40.5摄氏度!王瑾抱着女儿就开车赶往医院,那天她一边流泪一边发抖,因为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及时赶回来会是什么后果。王瑾的先生在电力公司工作,平时也很忙,夫妻都忙碌的家庭,家务自然成了问题。虽然可以请保姆,但是王瑾却觉得如果事事都让保姆做,那家岂不成了旅馆?于是,她不管多忙,每天都亲自给家人做饭,不管回来多晚,都要亲自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一遍。这么多年来,家里从没有请过保姆。正是因为点点滴滴的付出,先生对她的事业从一开始的反对,到后来完全支持。现在,曦强乳业已经被打造为种植、养殖、加工、销售一体化的综合性企业,年产值超过4亿元。女儿孙懿琳正读初三,王瑾尽量把工作多交给下属,多抽时间陪女儿。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女儿一旦长大,就会离她越来越远。她说,我不是女强人,比起事业和金钱,我更爱亲人家庭,更爱真情,更爱朋友,或许正是因为心中有爱,我才可以把事情做好,也才获得大家的认可吧!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