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褒城过七盘岭宿独架桥阁上

作者:方孝孺

名为不祥器,斯理昔未觉。及玆困奔走,始叹立论确。

险哉七盘山,羊肠凌巘崿。三年八往返,颠顿发早白。

此行当盛夏,溽暑逞馀虐。昼伏避蚊䖟,宵征越林薄。

危桥带褒水,俯瞰波流恶。凿石劳众工,缘崖搆飞阁。

下扶千柱壮,上倚浮云弱。怒雷地㡳鸣,悬瀑崖际落。

山中邮传少,过客资凄泊。劳者务苟安,宁思非所托。

更阑急雨至,洪涛相喷薄。鬼神助晦冥,天地混磅礴。

病身倦辗转,酣寝绝疑愕。晨兴霄景澄,林壑还可乐。

有生大化中,万变相综错。所遇听自然,何处匪安宅。

历聘鲁中叟,咏归沂上客。劳逸命分殊,顺俟安敢择。

标签:溽暑 波流 劳逸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