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即事寄上知县宣德

作者:吕南公

一钱重丘山,斗粟轻粪土。昔闻丰年乐,今识丰年苦。

东家米粒白如银,西家稻束大于鼓。再三入市又负归,慇勤减价无售主。

刀机纵在屠伯瘦,杯勺长閒垆妇去。了无蹊径近甘肥,只有呻吟厌寒暑。

相传城邑尚牢落,村野萧然安足数。鄙夫自分为儒生,坎壈薄佑来蚕耕。

言章自昔枉用力,债簿几许能除名。连旬暴露颜面黑,弥月菜茹肠肚青。

原田常恐不遇岁,及此遇矣当何成。昨日邻翁咨种播,相与竹下团团坐。

共嗟衰暮值艰难,未觉丰登胜饥饿。望天窅邈叵致诘,得令贤明聊尔贺。

不驰干隶扰租输,更秉公心悯盐课。何乡巨恶不手敛,有处宿奸皆胆破。

且勿恤失得,且毋论福祸。但愿令尹住三年,钱重物轻犹可过。

标签:丰年 城邑 鄙夫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