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辰岁朝把笔

作者:赵孟坚

四十五番见除夕,稍知惭愧此之日。

小时辛苦习科场,惟恐一官得未得。

二十七岁方尘忝,又阅八年初实历。

又阅十年满两任,汲汲皇皇望通籍。

况逾百指家累重,荫赡浩穰忧不给。

所以中心怀蹐跼,每至岁朝常戚戚。

前年涉险趋淮幕,去年举剡甫及格。

犹自奔波趁班见,来往时时在涂陌。

今年事定已改官,分邑不远近乡国。

秋风行可报瓜熟,便得怡愉奉慈色。

所以亲边知自幸,笑语团栾竟通夕。

虽然丈夫致君泽民事业匪仅此,要是此去无限隔。

但办劳心供抚字,忠信尚可行蛮貊。

断不依阿事妩媚,亦不聚斂求封殖。

升而戾天沈而渊,一听天公无固必。

若缀班行尽向高,炉香夹侍螭坳侧。

剩拟抗论高回天,粗有外氏之遗策。

或分一垒向边疆,愿作长城如李勣。

霜台直笔屏奸回,机幕飞毫草文檄。

更令小试经纶手,黼黻曾梦江淹笔。

不然种花莳药老海滨,却觅长年当官职。

标签:直笔 家累 长城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