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笔工吴升

作者:赵孟坚

兰台上狸毛,山谷爱鸡距。

物胜因人成,雅掣传自古。

风流渡江初,笔翰犹朴鲁。

曾窥上方制,遗范典刑具

寸簪束万颖,赡足饱霜兔。

丰融沛行墨,充实自妍富。

行间得茂密,夫岂窘尺度。

浇浮自趋薄,羸劣丑毕露。

清快夸钩心,节括号钗股。

纤纤铦甚锥,祗便庸书伍。

杀锋出光芒,苗枯旱无雨。

龌龊痴冻蝇,安能劂石怒。

尔来邈东嘉,法则自谁祖。

宛见昔制衣,齐力万毫努。

吾欲标诸人,示滋明取与。

斲雕还反朴,淳风招已去。

春苗异芦笋,广袖谬纤组。

谁能一羽力,回彼滔滔注。

百尔今已然,岂但於笔故。

标签:刑具 行间 芦笋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