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家君克堂先生

作者:包恢

良月四之日,景物何多奇。

露洗宇四静,月抹天一涯。

景星助月夜,光入清溪湄。

奎星照江南,人文良在兹。

昔为西长庚,梦与斯人期。

今为南极老,微云淡庞眉。

际此小春日,胜彼芳春时。

桃梅妙生意,微吐三五枝。

野垂黄金穟,人饱白玉粢。

芙容花成城,拔然凌霜姿。

暮开红菡萏,朝发白蜀葵。

菊见正中色,潇然疎竹篱。

不共众芳竞,独与晚岁宜。

时异物孤特,人生复何疑。

我翁在物表,清吟彻骨肌。

不以世间利,容易得涴伊。

今年七十二,浩然元不衰。

孤坐小阁上,台融融熙熙。

布衾纸帐间,莹若冰雪姿。

自从知止后,何思复保为。

但原主益圣,比肩皆皋夔。

东南盛仁气,不战屈四夷。

丰穰岁相似,赤子无啼饥。

得老太平世,仁帮非吾私。

负暄娱爱日,煮芹甘如饴。

无妄漫微疾,勿药喜自随。

近谈小命者,尝以行年推。

盛言天河水,一气木主治。

后来年尚多,康强被春祺。

儿曹心自喜,何幸如君词。

只今介翁寿,数尚逾期颐。

一百三四十,太古常不离。

拜手稽首原,永庇儿辈痴。

标签:长庚 太古 南极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