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朱汀守惠古风

作者:包恢

民何业於盐,由生在水国。

因之利其利,资生本无责。

未能损与之,尽绝岂为得。

后世与古异,以此命为脉。

如宽之一分,不禁之太迫。

上下亦相安,何至遽相阨。

柰何笼之尽,一线路亦尘。

乘以风气恶,遂至大作慝。

舟聚至数十,众聚动数百。

杀越人於货,祸烈恣惨刻。

谁谓在王畿,有此凶焰赫。

深为腹心忧,非但股肱厄。

圣上欲并生,犹未忍诛谪。

欲如渤海郡,但以安作则。

中外多贤良,选及仆罔测。

岂非老不死,可以贼击贼。

初非欲胜之,化诱尽筹画。

顽冥终不回,不免出兵革。

犹非杀为威,止欲就擒获。

竟未始血刃,献囚不南馘。

精别分死生,不失我心测。

或不以事观,浮言肆虚嚇。

语阱险且危,闻者转相惑。

非望复非才,宜不见浮格。

成虎而铄金,莫辩只自默。

偶尔事倖成,不至大差忒。

免罪已逾分,何劳被恩泽。

感公成人美,古调鸣啧啧。

仆以瓦釜酬,自笑言哑哑。

标签:凶焰 渤海 股肱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