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四叔辰州推官

作者:韩淲

离别不作恶,岂是人真情。作恶既已久,此情何由平。

昔我少年时,与居多戏争。虽曰诸父行,同队犹弟兄。

先公最怜君,训告尤丁宁。岂知十载后,星散各经营。

往年招真岩,君尝送我行。夜饮不计酒,晓骑驰霜明。

今我发渐白,茕然对空觥。君乃辰州去,迢迢湘水清。

一官会自奋,唾手收功名。如何还送君,溪头舟已横。

标签:先公 迢迢 功名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