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成凄黯,雁飞过、垂杨转青。

作者:吴文英出自:《庆春宫·秋感

残叶翻浓,余香栖苦,障风怨动秋声。云影摇寒,波尘锁腻,翠房人去深扃。昼成凄黯,雁飞过、垂杨转青。阑干横暮,酥印痕香,玉腕谁凭。

菱花乍失娉婷。别岸围红,千艳倾城。重洗清杯,同追深夜,豆花寒落愁灯。近欢成梦,断云隔、巫山几层。偷相怜处,熏尽金篝,销瘦云英。

注释

⑴庆春宫:词牌名,即《高阳台》的变体,双调,一百二字,上、下片各十一句,上片四平韵,下片五平韵。

⑵谁:一本作“难”。

⑶熏:一本作“重”。

参考:本内容由网友整理,作者无法考证。

鉴赏

“残叶”三句,为读者绘出了一幅秋风萧瑟图。此言深秋寒风劲扫,枯荷叶越积越多,夏秋间的荷花香,如今已所剩无几。眼前的屏风似乎也在秋风的淫威下瑟瑟地发抖,还在诉说着它对深秋降临的哀怨。此景此情实是由人之怨情而生,愁怨之人,则满目都是凄凉景色。“云影”三句。第一句写秋风,言风吹云动,地上人影在云影中闪忽,凉风袭人,更增寒意;第二句状秋雨,是说绵绵秋雨,似波不绝,似尘细密,消除了夏日残留的浓郁腻香;第三句指人,言人离深闺之后,空房因无人而紧闭,“扃”,音炯,闭门闩。“昼成”两句承上。词人说:“玉人在这深秋的白天中也感到恰似一幅凄凉、阴暗的秋景图,当大雁飞过,杨柳返青的春季,恐怕也不会再有你的信息传递到这里了。”“阑干”三句。“阑干”,又作纵横错乱貌解。词人说:“室外垂柳纵横,时已近暮,但我思念玉人的情怀难泯。在她酥胸上亲吻的余香似乎还在我的唇上留着,可是如今不知道你的藕臂又与哪一个陌生人携在一起?”上片因秋景而生感,思念旧日恋人不知今在何方。

“菱花”三句,承上为所恋女子设想。“菱花”,指代这一女子,也与上片“残叶”、“余香”遥向呼应。词人说:“眼前的莲花已失去往日的风韵,恰像你如今人老珠黄已被另一位千娇百美的绝色佳人所替代一样。”从这儿可推知此词是梦窗为一曾经爱恋过的歌妓所写。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所以词人写来更是情深意切。“重洗”三句,幻觉也。言词人幻想中又与她重聚而洗杯交欢,共度良宵。可眼前灯花爆裂,惊醒幻觉,更觉得满目凄凉。“寒”、“愁”两字点出了词人的心情。“近欢”两句,写自己思念中的欢乐终究是梦境空幻。词人说:“现实中我俩已被云山阻隔得不能再重聚了。”“偷相怜处”三句作结,也与上片“翠房”句遥向呼应。“云英”,为唐时仙女名。裴航在蓝桥驿遇而娶之,后夫妻二人俱入玉峰仙去。这里指代所恋的歌妓。词人说:“我偷偷地来到这空闭的翠房访旧,一直徘徊到那灯笼中的蜡烛燃尽,幻觉中仿佛还有你消瘦的人像在我的眼前显现。”全词因景感人,将自己对恋人的深情厚意,在笔底中再现出来。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