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无夏织桑充寨,田废春耕犊劳军。

作者:杜荀鹤出自:《题所居村舍

家随兵尽屋空存,税额宁容减一分。

衣食旋营犹可过,赋输长急不堪闻。

蚕无夏织桑充寨,田废春耕犊劳军。

如此数州谁会得,杀民将尽更邀勋。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军兵离去,家室一空。财物掠夺走,男子抓了丁。税赋的数额又哪里容许减去一分?

缺衣少食尚可勉强解决,赋税常交又急迫,听到传令让人心惊。

到了夏天,桑树疯长充塞村寨,却无人养蚕,无丝可织。到了春耕时节,田野荒芜,耕牛都被犒劳了军队。

这样下去,哪一州县会得到好处呢?只有那些军棍酷吏靠宰杀榨取百姓得到更多功勋。

注释

税额:规定应缴赋税的数字。宁容:岂容,不许。

旋营:临时对付。

赋输长急:官府长年都在急迫地催缴赋税。输,送。

充寨:充作修营寨的木料。

犊劳军:将耕牛牵去慰劳官军。犊,小牛。

“如此”二句:多州县都处于如此水深火热之中,没谁去理会,那些作地方宫的却一味不顾人民的死活,只管敲榨勒索,争取立功受赏、升官发财。

参考:霍松林著,霍松林选集 第十卷 历代好诗诠评,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0.10,第362页

创作背景

这是一首战乱纪实诗,诗人将村居耳闻目见的情景,绘成一幅广大农民被压迫、被剥削的悲惨图画,篇中揭露了社会政治昏暗,民不聊生,反映了当时人民的疾苦与呼声,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写战乱造成的农村萧条凋敝,声讨了一群屠杀人民起家的官吏。

参考:陈顺烈.五代诗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9

赏析

这首墙头诗,题在作者所住村舍的墙上,意在叫大家看,所以写得很通俗。某些前人和今人以“鄙俚近俗”贬斥杜苟鹤反映民间疾苦的诗,孰不知既反映民间疾苦,又力图写得通俗易懂,尽可能争取更多的读者,正是杜苟鹤的难能可贵之处。

离乱之后,诗人寄居在一个被战争蹂躏的满目疮痍的村庄里,他见到许多农舍,空无人居,由于赖以蚕织的桑树竟被砍伐,充作修营寨的材料,所有耕牛也都被杀掉犒劳了士兵,使得蚕没法养,帛不能织,大片田地也遭到了荒芜,人们缺衣少食,只能凑合着过,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农家所负担的赋税一分也不能少,催缴赋税官吏的呼喊声仍然非常急迫,实在惨不忍听,作者最后指出,遭到兵燹之害得并不只这一个村庄,而是许多州县。官府怎么一点也不予理会,减免赋税呢,原来这些地方官吏都是一群不顾人民死活的家伙,老百姓都被杀害完了,他们还在多收税向上面邀功请赏。

参考:霍松林、霍有明.唐诗精品:时代文艺出版社, 2009:548 u0026潘同生.中国经济诗今释: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0:642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