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覆溪桥,荒村唯古木。

作者:柳宗元出自:《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

黄叶覆溪桥,荒村唯古木。

寒花疏寂历,幽泉微断续。

机心久已忘,何事惊麋鹿。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秋末大地铺满浓霜寒露,清晨起来行经幽深山谷。

片片黄叶覆盖溪上小桥,荒凉村落只见一片古树。

天寒山花疏落寂寞,深涧泉水若断若续。

我久已忘却技巧心计,为何仍然惊动了麋鹿?

注释

南谷:在永州郊外。

杪(miǎo)秋:晚秋。杪,树梢。引申为尽头,多指年、月或季节的末尾。

幽谷:幽深的山谷。

覆:遮盖。

唯:只有。

寒花:即秋花,寒秋的山花。

疏:稀疏。

寂历:孤寂,这里指花不繁茂。历,单个。

幽泉:深山中流出的泉水。

微:指泉水很小。

机心:机巧之心,奸诈之心。《列子·黄帝》:“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每旦之海上,从沤鸟游。沤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日: ‘吾闻沤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旦之海上,沤鸟舞而不下也。”沤鸟之所以不下,是因为其父有机心。

何事:为何。

麋鹿:又名四不像,一种珍奇动物。

参考:萧枫.《唐诗宋词元曲·卷二》.北京:线装书局,2002:570u0026不详.《文白对照:唐宋八大家集(1)》.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567u0026李志敏.《中华智慧教子经典全书·卷三》.北京:京华出版社,2006:99u0026孟二冬.《韩愈柳宗元诗选》.北京:中华书局,2006:207u0026杨竹邨.《柳宗元诗选注》.桂林:漓江出版社,1993:44u0026杨箫.《历朝田园渔樵诗》.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107u0026汪正楚.《中华唐诗传世名作一千首》.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01:78u0026王松龄,杨立扬.《柳宗元诗文选译》(修订版).南京:凤凰出版社,2011:12

鉴赏

首联写诗人在晚秋时节,冒着早晨的霜露,走在幽深的山谷之中,字里行间流泻出一种跋涉之苦。其实,诗人现实的生活道路也是如此。首句的“杪秋”本已点明季节,但作者却仍嫌不足,在句尾又以“霜露重重”加重笔墨,进一步渲染了秋之已深。次句的“幽”字,则是强调了诗人所行山谷远离市井,幽深僻静。

接着,具体写经荒村所见。厚厚的黄叶覆盖着小溪上的桥面,荒村唯有古树处处可见,寒天的野花,稀疏零落,大地更显得空旷。山谷深处的泉水声微流缓,水声时断时续,更衬出大地的寂静。几句诗,写尽了南谷秋色和荒村的荒僻景象,给人以衰败、寥落之感。

诗人处境险恶,眼前如此萧疏荒寂的景色,很自然地触动了他的身世之感。作者在《始得西山宴游记》中曾这样说道:“自余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他也想驱除胸中的郁闷。可是,今天南谷之行却没有使他得到“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的轻松,反而更加重了他的孤独落漠之感。诗最后写的“机心久已忘,何事晾麋鹿”,表面上的超脱放达之态,实际上却反映了欲遣愁绪而不能,从而愁上加愁的心境罢了。

全诗紧扣题目,以标题中的“荒”字笼盖全篇,使诗人笔下的画面,涂上了一层惨淡之色,霜露、幽谷、黄叶、溪桥、古木、寒花和幽泉,无一不在它的笼罩之下,因而有力地突出了荒村的特点;而这个特点,又处处不离“杪秋”这个季节,使景物都具有浓厚的时令特色。

诗人笔下的景色写得真实、自然,同时又处处渗透着诗人的主观情憬。诗人特有的心境与眼前寥落衰败的景象相互交融,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

参考:林力,肖剑.《唐诗鉴赏大典》.北京:长征出版社,1999:1143-1145

创作背景

贞元二十一年(805),柳宗元因参加王叔文革新集团被贬为永州司马,开始了痛苦的谪居生活。因而无施展才华的机会,这便更加重了他的孤独、愤懑之感。由标题可知,诗是写作者在一个秋日的早晨赴南谷路经荒村的所见,并且以人的行踪为线索逐步展开。

参考:李易,白淑嫒.《星垂平野阔·唐代诗歌卷》.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146-147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