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

亲情故事38℃0

几天前,在精神病院的院子里,我面对我惟一的哥哥,心底便忽然冒出了“兄长”二字。那时我忧伤无比,如果附近有教堂,我将哥哥送回病房之后,肯定会前去祈祷一番的。我的祷词

爱情传奇:兄妹变夫妻

亲情故事91℃0

12年前,内蒙古大草原的学子吴文江考上了大学,却因交不起学费而到沈阳打工。不想,他却在这里遇到了恩人郑安宏。2年前,郑安宏在千金散尽之后,又身患癌症。不想,他却在命运的风雪中,

弟弟小我20岁

亲情故事53℃0

也许当最疼自己的父母走后,弟弟——世上最亲的那个人,会代替父母照顾大了20岁的姐姐……突然就不是独女了得知自己即将有个弟弟时,常欢没有任何反应。&l

再一次,我会为你改变人生轨迹

亲情故事32℃0

弟弟结婚时,她刚刚结束那段无味的婚姻,暂时寄居在娘家。楼上客厅一侧的那间最大的卧室,一直是她的闺房。尽管她在与前夫感情甚好的那段日子里几乎没怎么住过娘家,可那间卧室,即便

睡在大地上

亲情故事28℃0

我在心底祝愿那些亲爱的民工兄弟,在下一站,还能有粗陋却温暖的床垫子可以午休。单位搞基建这几天,恰遇高温,炽热的中午,红日似火。网上有消息称,北京的地面温度已经高达64℃,创历史

这些年,我就是想背你一次

亲情故事40℃0

她和他是孪生姐弟。九岁那年,父亲跟另外一个女人好了,要离开家了。她牵着他的小手,很坚定地说:“我们跟妈妈。”谁知,他突然一点点把自己的小手从她的手里抽出来,然后慢

从此,你是我们的小女人

亲情故事37℃0

一小时候,他不喜欢她。确切说,是瞧不起她。他觉得她没出息。她瘦小,胆子也小,没一点儿主心骨,家里大事小事都要父亲拿主意。外面的活儿是父亲的,家里的家务事她也干不好,连

让她自己走回来

亲情故事42℃0

她只有十七岁,户口本上虚报了一年,算十八了。母亲卑微又恳切地,请东家姐姐看在远房亲戚的份上,多少担待她些,东家姐姐微笑着点头答应,对外只喊她妹妹,并不说她是从老家请来的保姆。

光棍爸爸兄弟情

亲情故事39℃0

兄弟就是手心和手背,当抚摩荣誉感受温暖的时候,让给了弟弟;当抵御寒冷迎接挑战的时候,有哥哥的保护。兄弟,有福可能不必同享,但有难必定同担。初见王桂明,记者难以想象,眼前这个苍老

谁把流年暗偷换

亲情故事26℃0

1那时的我是阳逻街上的女霸王。我爸爸的名号“陶老大”大街小巷谁不知道。谁要是想在阳逻的地盘上动土,不管是种棵草还是建个庙,都得看我爸爸的脸色。正因为如此,我

从此,你是我们的小女人

亲情故事18℃0

一小时候,他不喜欢她,确切说,是瞧不起她。他觉得她没出息,她瘦小,胆子也小,没一点儿主心骨,家里大事小事都要父亲拿主意。外面的活儿是父亲的,家里的家务事她也干不好,连饭

姐姐这种动物

亲情故事22℃0

四十年以后,姐姐会变成欧巴桑,但是现在,姐姐还是姐姐。这个一开始便在开头登场三次的神秘名词到底是什么呢。她们是一个庞大的军团,由穿着校服的姐姐,喜欢在上课的时候写小纸条给

苜蓿的花语是爱和希望

亲情故事19℃0

四岁以前,我觉得我是家里的公主,直到有了弟弟小苜。小苜的到来,让我由公主直接沦落成父母的使唤丫头。每当此时,我的心里都会非常不平衡。后来,他读小学了,跟我一个学校。由

有一种爱,永远是输

亲情故事24℃0

于是我说,最后玩一次大的吧,你若再赢,我就把剩下的这些,一次输给你。从一出生,你就输定了,因为你是个女孩。偏心的奶奶牵着我的手去买糖果,你只能蹲在院子里看蚂蚁搬家。我是哥,但不

总有一天会明白

亲情故事22℃0

我和他,似再无缓和的可能爸手术前一天,主治医生来病房询问:“谁来签字?”我不假思索:“我签。”爸却犹豫一下,然后对医生说:“还是让儿子签吧,他下午就过

我的校服分你一半

亲情故事26℃0

22岁,我师范大学毕业,到一个小县城去当一名小学老师。普通的街道小学,学生都是附近普通的居民或是附近做生意人家的小孩。每周一升国旗,全校师生穿着统一的白色运动装站在操场上

我是你姐,你是我弟

亲情故事23℃0

我一直不喜欢那个叫高歌的小孩。对他,对这个家,我从懂事起就开始愤恨。记忆里,自己被全家人宠到了7岁,然后一场车祸袭来,幸福中止,一切不再像从前。首先,是妈妈怀孕了。一边是躺在

哥,今生欠你的还不完

亲情故事16℃0

正在给病人取血样时,科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的手一抖,血浆洒了。来不及给愠怒的病人道歉,同事已经侧身叫我了:“刘樱,找你的!”是放射科的同事。“小刘,片子出来了,

留美女博士,为捡垃圾的姐娘送嫁

亲情故事31℃0

2010年3月,留学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女博士吴琼在论坛上发帖,给其在长沙捡垃圾的“姐娘”征婚。这个帖子曾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一年多过去了,征婚成功了吗?留学美国的

杜小渐是个谎话精

亲情故事28℃0

当杜小渐作为插班生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他的出现,我完全没意料到。他被安排坐在我一组最后一排。放学后,我用了最快的速度冲出教室,出了校门口大约一百米就是十字路口,我

妹妹找哥泪花流

亲情故事21℃0

高考的第一天,十八岁的喜娟忐忑地来到考场附近,焦急地等待着进场的铃声。喜娟看着那些考生家长陪伴在自己孩子左右,又是安慰又是鼓励的,泪水顷刻间盈满了眼眶——

臭丫头的泥泞雨季

亲情故事21℃0

16岁那年寒假,我的人生遭遇了天崩地裂的打击。父母惨遭车祸,双双遇难。别无选择,我只好被接到远在城里的舅舅家,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其实,舅舅家也很窘困。他和舅妈都是下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