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婚

鬼故事0℃0

卢定军拎着画箱按响了别墅的门。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孩打开门,卢定军以为她是小保姆。女孩脸上没有一丝笑,令卢定军有些诧异。卢定军是个墙饰工作者,大学老师张文冬要把新买的别墅

采花贼

鬼故事0℃0

李光是个变态的采花贼,专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漆黑的巷子里劫持女孩,祸害完了就杀掉埋起来。他是个天生的阴阳眼,可以看到鬼魂。他能看到他身边跟了很多鬼魂,都是被他害死的女孩

突然消失的女租客

鬼故事0℃0

那晚,一直坐在电脑前设计效果图的我,忽然很想到楼下的花园里透透气,打开房门正欲下楼时,却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拖着大大的拉杆包很吃力地上来,在对门邻居门口停下来。看见我好奇

凶人

鬼故事0℃0

陈尔德面临两难的抉择。是在眼前的两个人之中找出那个恶魔是谁,还是相信这个封闭空间里真的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个人来。一今天是立冬。天气已经渐渐转冷,大街上往来行人都裹着厚

狗嘴里长出了象牙

鬼故事0℃0

狗嘴里的象牙初冬的江边,寒风刺骨。一位面貌俊朗的男人慢慢地在散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落寞。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蹭他的后裤脚。他转回头,脸色蓦地白了,尖叫着向后退了半步,是

胆炸营

鬼故事0℃0

张松病了,连续几天浑身提不起劲儿来。他向老板请病假,老板看了看他灰败的气色,说道:“我们这附近也有个二甲医院。最近公司忙,你就到那里去看看,回来后根据情况我再决

“她”回来了……

鬼故事0℃0

(一)收到那封来自七灵市的信时,罗秉文离开那里已经整整八年了。这八年里,他做了生意并且又结了婚。生活虽然不算多富裕倒也顺顺利利。可直到他翻开这封信的时候他才明白,这

书院里的邮筒

鬼故事1℃0

今年,施展远的生活起了两个重大的变化:他找到了工作。他的第一份工是在一家出版社做装帧设计,为书本做包装。此外,近日楼价已止跌回升,在湾仔开设服装公司专门接校服订单生意的爸

爸爸不要再把我推下去了

鬼故事2℃0

从小女孩的家远远望去,是一座山。女孩很小的时候就对那座山充满了兴趣,在她呀呀学语的时候,就会指着远方:“山……山……”等她稍微长大,经常

凶梦直播

鬼故事0℃0

来到这座陌生城市,莫白第一件事是租房。他很快找着了目标,一个房主领着他看房。这是一幢两层小楼。进了楼梯间,莫白走在前面,听着房主介绍,却没料到差点儿与一个下来的人撞上,那是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鬼故事1℃0

洪昭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个臭毛病——爱看美女,看着看着标准就高了,一般女孩都看不上,至今还光棍一条。他甚至对外宣扬,除非来个林妹妹,自己才会抱得美人归,否则的话,单

纸灯笼

鬼故事3℃0

三十多年前冬季的一天,刘继生骑着自行车去县城看望姑姑,午饭时多喝了几杯,等到傍晚回家的时候,直觉得头重脚轻,昏昏沉沉的,硬撑着走了十多里,便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深沟里,摔得昏迷不醒

墓村奇遇

墓村奇遇

鬼故事0℃ 0

 我和朋友李多经常结伴出去旅游,一年中几乎有半年的时间花在了旅行上,我们总是喜欢避开大城市,去寻找发掘那些偏僻而又古老的村落。一路上的村子小镇很多,但是这一个却不得不说

救命老电话

救命老电话

鬼故事4℃ 0

苏哲去了旧货市场,他想淘一部老式电话机。淘货很顺利,苏哲一眼便找到了他想要的宝贝。这部电话机看起来陈旧沧桑,具有久远年代的独特韵味。几经讨价还价,苏哲买下了它。苏哲是个

墓村

墓村

鬼故事1℃ 0

从坟冢后伸出了一只手——一只女人的手,细长而苍白,或许并不十分白,只是在这夜色的对比下显得比较白皙而已。我和朋友李多经常结伴出去旅游,一年中几乎有半年的时间花

七张脸皮

七张脸皮

鬼故事1℃ 0

睡在电梯里的女孩凌晨两点,当周康打着哈欠踏进电梯门的那一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叫出声来!昏黄暗淡的灯影里,有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双手抱膝,埋头蜷缩在电梯的一角。她那头黑

复仇女尸

复仇女尸

鬼故事3℃ 0

陈勋今年二十五岁,学的是发型设计。这一天他来到城里,想找个地方自谋发展,无奈房租太贵,正踌躇间,一个人撞了他一下,抬眼一看,是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孩,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纱巾,像一只蝴蝶

惊魂孟婆散

惊魂孟婆散

鬼故事6℃ 0

一、团个男朋友自从和前男友江镇明分手,我每天都无聊到了极点。除了疯狂团购各种东西,就是写团购鬼故事。鬼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施东城,是个有着英俊面孔的恶魔。每次团购,他都会幽

死亡巫术

死亡巫术

鬼故事1℃ 0

(一)墓地幽灵桑林斯特是德国南部一个山区小镇,从古老的中世纪开始,那里就是巫术盛行的地方。一天深夜,在通往小镇郊外公共墓地的山路上,柏林一家报社的记者赫布正驾着汽车小

绿牙密林里的红裙少女

绿牙密林里的红裙少女

鬼故事0℃ 0

丛林木屋王佳明决心去探险。在开公司之前,他一直热衷于密林探险,探险带给他无限的挑战和勇气。现在,公司面临困境,他毅然决心再去探险。他要挑战自己,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

橘子花开

橘子花开

鬼故事0℃ 0

我租下路口这间房子,是因为它便宜。房东把大门钥匙我交给时,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怪异,曾有一丝不安缠在我心头,但很快就被抛之脑后。因为我明白,得尽快写点东西出来,不然,我又得挨饿

鬼壑呼声

鬼壑呼声

鬼故事0℃ 0

一、怪坡·蟒蛇在长白山之顶,有一片湖泊叫白头山天池。当热衷探险的赵锋置身池边时,心头顿生人在仙境的美妙感觉。惟一遗憾的是,瞪大眼球守了一整夜,却没看到民间盛传

男人影

男人影

鬼故事4℃ 0

林子文是个摄影师,由于人长得帅气,又善花言巧语,身边总不乏美女!可他几乎不在一个地方久待,因为时间一久,总有一些女子会喋喋不休地纠缠着他,令他厌烦!最近,林子文又换了个公司,并在公

通往电梯的那扇门

通往电梯的那扇门

鬼故事4℃ 0

深夜的楼梯间里有很大的回旋风,把不知从哪里来的纸片吹得到处飞舞,竟似有生命一般。忽然,其中一片朝苏蕾直直地飞过来,吓得她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差点跌下楼梯去。毕业后,苏蕾就一直

午夜列车

午夜列车

鬼故事2℃ 0

跟踪回到家,将照片洗出来,张东明一直盯着女孩的脸。她的神色温柔,手里似乎还拎着一个小礼包。不知怎么,张东明对她竟有一种格外亲切的感觉。吃过晚饭,张东明酣然入睡。正睡

午夜痴等

午夜痴等

鬼故事0℃ 0

1苏音的咖啡很特别,每杯咖啡上边都漂浮着很多泡沫,苏音就在这泡沫上做出客人要的图案,或字或景物。因为他的咖啡别致,所以尽管他的咖啡馆在市郊的清水河畔,位置有些偏,生意却很好

地铁恋人

地铁恋人

鬼故事2℃ 0

1地铁,总好像单独属于一个世界。早晨7时30分,肖冰挤上了地铁3号线,车厢里一反平日的沉闷,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凑在一块儿,议论着什么。肖冰听了两耳朵,似乎是说今天早上有个小伙子跳

碾过

碾过

鬼故事7℃ 0

“为什么这個主持人的声音这么做作啊?”阿杰听着汽车广播,做了如此评论。电台主持人正用嗲声嗲气的声音介绍一個歌手的新专辑,甜美的声音足以让男人的心融化掉一半。

都市聊斋之鬼口

鬼故事6℃0

“槐园”,外围是坚实的水泥墙,有两人高,只能从大门口那漂亮的欧式铁艺大门,透着看到里面那雪白繁华的一片盛开着槐花的海洋。铁艺大门上明亮的霓虹灯闪烁着&ldquo

我和薇拉的故事

鬼故事6℃0

(一)薇拉是个写恐怖故事的作者,有小小的一群读者。我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看了她的一些创作,笑着跟她说这些故事并不怎么样。她怀疑我的看法。我跟她说:“你不要以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