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药

鬼故事0℃0

阿秀的男人赵大头出事了,被摩托撞了,命悬一线。所有的人都为阿秀高兴,认为阿秀这回是彻底解脱了。赵大头是个十足的人渣,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小镇上没有人不厌恶他的。那么,如此漂

作品X号

鬼故事1℃0

城里新开一家艺术展馆,去过的人无不交口称赞。据说目前展出的虽是无名氏的雕像作品,但人物神态生动、富有生命活力,似乎随时都会动起来,简直堪比奥古斯特·罗丹的作品。不

塔里木噩梦

鬼故事1℃0

1在弟弟厉文头七这天,我去见了曹珊珊。我给她讲了一大堆关于头七的注意事项,她听得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这让我觉得可疑——如果真爱一个人,应该会迫切想要再见上一面&md

狗嘴里长出了象牙

鬼故事0℃0

狗嘴里的象牙初冬的江边,寒风刺骨。一位面貌俊朗的男人慢慢地在散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落寞。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蹭他的后裤脚。他转回头,脸色蓦地白了,尖叫着向后退了半步,是

七人众

鬼故事0℃0

我向来是不喜欢医院的,讨厌进门就闻见那股子刺鼻的药水味。不过我那拥有诸多传奇经历的好友纪颜受伤住院了,我自然不能装得跟没事人一样。晚上加完班我便赶到医院,看看表,也已经

红鞋挂

鬼故事0℃0

外婆把一对红绸做的红鞋挂挂在青儿的脖子上,再三叮嘱,红鞋避邪呢,要藏好不能丢了。青儿急于向小伙伴们炫耀,嗯嗯呀呀胡乱答应着,小身子早蹦到门外去了。外婆是村里最巧的绣花女!隔

惊魂盗窃夜

鬼故事4℃0

安杰是个梁上君子,收成不好时偶尔勒索抢劫。这天他运气极为不顺,连入三室都有人报警,警察迅速赶了过来,差点把他逮个正着。安杰有些气恼,于是他改变目标盯上了一个单身行走

阴爱

鬼故事1℃0

一一直有人告诉我不要晚上照镜子,因为在你的世界里,镜子不是单一的主体而是一个媒介,那里是一个反着的世界,一个不小心,你就会看到本来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我偏偏不信邪,特别

剥脸

鬼故事4℃0

一218公园的湖水里漂浮起一具女尸,泡了很久,肿胀、松软,苍白,像个泡得发胀的馒头,臭,围观的人中吐了几个。无法确定身份,她的脸皮被整个剥掉了,像个扒了皮的西红柿。肯定是

暗海幽声

鬼故事2℃0

夜,闷热得令人窒息。天空没有一颗星星,大海安静得像睡着了一样。我像往常一样走向后甲板,有人已经先站在那里了,他倚着栏杆,凝望大海。“晚上好!”我招呼道。那个男人

忏悔48小时

鬼故事4℃0

9月12日21点40分我开着暗红色的POLO,沿着5号公路,一路向北。车窗外的天,黑沉下来,我像开进一只没有光的盒子。公路的中段有家旅店,残缺不全的霓虹招牌嗞嗞地跳闪着。我决定

骨女

鬼故事0℃0

见到骨女第一眼,心下颇有些失望,这个网名叫“骨女”的日本女孩,不是我想象那种骨感美女,圆嘟嘟的脸盘,胖乎乎的胳膊,紧身T恤把胸脯曲线勾勒得弹性十足,腿倒不算很短,单眼

散步

鬼故事1℃0

走廊里没有开灯,只有我屋内的一点灯光反射在他们身上,那男人的皮肤发着白色的亮光,牙齿和眼睛都闪闪发亮,颇为狰狞可怖。每天黄昏,从阳台上望出去,就能看见那对夫妻在散步。那两个

惊声尖笑

鬼故事0℃0

“救我……救命……有人吗?……救命啊!”傍晚的森林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凄厉地喊着,“救命啊……我的腿被夹

画面

鬼故事4℃0

我必须承认,有时我的确很欠。临睡前,我强迫症似的胡乱点着微博。关注别人的分分合合、林林总总,有助于舒缓我的紧张情绪。然后,这样一条内容跃入我的眼底——杀人犯把

凶梦直播

鬼故事0℃0

来到这座陌生城市,莫白第一件事是租房。他很快找着了目标,一个房主领着他看房。这是一幢两层小楼。进了楼梯间,莫白走在前面,听着房主介绍,却没料到差点儿与一个下来的人撞上,那是

墓村奇遇

墓村奇遇

鬼故事0℃ 0

 我和朋友李多经常结伴出去旅游,一年中几乎有半年的时间花在了旅行上,我们总是喜欢避开大城市,去寻找发掘那些偏僻而又古老的村落。一路上的村子小镇很多,但是这一个却不得不说

傀儡旅馆

傀儡旅馆

鬼故事10℃ 0

楔子傀儡旅店,这个传说应该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开始的:行驶在漫长的公路上,终于发现了一家可以休息的旅店,但是等疲劳的司机进了店,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活人。有的,只是和活人

平行男友

平行男友

鬼故事3℃ 0

阿雅跟男友李文冬的关系一般。男友来自农村,不仅穷,还有点儿大男子主义。两人租不起房,平时各自住宿舍,约会时才去开钟点房。偶尔遇到警察查房,两人自是落荒而逃,狼狈至极。这天中

三枝玫瑰的前世今生

三枝玫瑰的前世今生

鬼故事4℃ 0

一般人手里都存不住钱,有了点钱就想换成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东西。小美也不例外,她在恒通贸易公司做的时候,手里存了一点钱,于是把手里的钱换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两室两厅

墓村

墓村

鬼故事1℃ 0

从坟冢后伸出了一只手——一只女人的手,细长而苍白,或许并不十分白,只是在这夜色的对比下显得比较白皙而已。我和朋友李多经常结伴出去旅游,一年中几乎有半年的时间花

死神在今夜降临

死神在今夜降临

鬼故事1℃ 0

1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2点了。我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喝一杯滚热的茶。我的身体不停地发抖,但掌心里却攥着一把汗。因为我刚刚经历过一场相当诡秘的事情,以至于我现在回想

鬼绣堂

鬼绣堂

鬼故事0℃ 0

鬼绣像从法庭出来,吴玉鸣满面春风,他的官司又打赢了。吴玉鸣是春城最有名的律师,这次是为某个争议颇多的涉黑人物辩护。回到家,吴玉鸣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吃了顿丰盛

绿牙密林里的红裙少女

绿牙密林里的红裙少女

鬼故事0℃ 0

丛林木屋王佳明决心去探险。在开公司之前,他一直热衷于密林探险,探险带给他无限的挑战和勇气。现在,公司面临困境,他毅然决心再去探险。他要挑战自己,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

螺旋剃

螺旋剃

鬼故事1℃ 0

初显手艺民国初年一个隆冬的傍晚,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保定城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守着剃头铺的郑大,正准备关门歇业,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好奇地刚想探出头

电梯通向异度空间

电梯通向异度空间

鬼故事3℃ 0

大约是封闭、狭窄的空间易使人产生莫名的恐惧,而电梯却同时具备这两个条件,所以才会作为种种传说的高发地。医学上认为,这是幽闭恐惧症。患者会在数分钟内恐慌增至极点,感觉

亲吻我的墓碑

亲吻我的墓碑

鬼故事5℃ 0

一个刚刚上完钢琴课的16岁少女。冰冷的雨水,惊恐的黑眸,颤抖的皮肤,还有喉咙里发出的尖叫,构成了一段段破碎的片断。A2002年底,陈明卖掉闹市区的三居室,和我一起搬进了城郊的复式

望远镜里的凶杀案望

望远镜里的凶杀案望

鬼故事5℃ 0

晓明头裹纱布,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突然一下子失去了记忆。旁边一个自称是他邻居的男人告诉他,说清晨自己值夜班回来,发现他躺在路边上,头部受伤,昏迷不醒,于是就把他送到了医院。至于

碾过

碾过

鬼故事7℃ 0

“为什么这個主持人的声音这么做作啊?”阿杰听着汽车广播,做了如此评论。电台主持人正用嗲声嗲气的声音介绍一個歌手的新专辑,甜美的声音足以让男人的心融化掉一半。

夜半怪异琴声

鬼故事24℃0

招租启事1952年,大陆刚刚解放不到三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上海市虹桥区以北的一栋三层洋房前,两名提着藤条箱的男人正站在洋房前,对着欧式铁栅栏门旁边贴的一张告示议论纷纷。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