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遭遇“鬼附体”

鬼故事63℃0

腊月二十三这天,小姨陈兰英来姐姐家走亲。她是听说7岁的外甥斌斌病了,特意赶来看望的。进了大门,陈兰英刚喊了一声“姐——,突然间,她头皮发炸,浑身发冷,手中拎来的

小鬼

鬼故事2℃0

我儿子每天晚饭后都要到楼下花园里玩耍,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他在自言自语,便问他跟谁说话,他说是隔壁的囡囡。小囡囡是我儿子幼儿园的同伴,去年在小河边失足淹死了。为什么大人

解咒二十年

鬼故事7℃0

农田责任承包那一年,胡二买了一匹枣红马。一天傍晚,胡二来到村外遛马,突然从庄稼地里钻出一个孩子,枣红马受了惊吓,尥起了蹶子,正好踢中了孩子的脑壳,然后撒腿就跑。胡二看了看周围

山中客

鬼故事3℃0

我五岁前是居住在农村老家的,那里被山层层围绕,各种大山、小山、山包在那里比比皆是。在村口那儿有一个山包,名为松包堡,那上面都是松树,可相对于其他山,它上面的树又实在少得可怜

周老太还阳

周老太还阳

鬼故事24℃ 0

我是不相信有鬼的,当然你也不相信。可世上总是发生一些令人难以解释的事情,你也许遇见过。周老太是邻村的一位老人,说起来她也够可怜的,幼年丧父,中年丧夫,含辛茹苦把一个儿子拉扯

凶宅

凶宅

鬼故事36℃ 0

天井里的哭声宋春枝在这个小镇上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一处租金特别便宜的房子。这是座较为偏僻的老宅子,已经有一百六十多年的历史。午后的阳光淡淡地从天井上洒下来,弥漫着厚重

相逢依然是兄弟

鬼故事8℃0

下午,老肖喜迁新居,儿女亲朋几十口子,放着鞭炮,把他热热闹闹送进新房,闹腾了好一阵子才离去。他们妥当了,隔壁的老田可苦恼了。他和老肖是几十年的冤家对头。当年在工厂里,他俩一个

鬼故事3℃0

他的仇家来杀他了。拿着一把长长的刀,寒光闪闪。他躲在家里瑟瑟发抖,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仇家进来的一瞬间他拉掉了电闸。仇家在黑暗中慢慢地走着,刀在月光下闪着瘆人的光。他听

鬼情结

鬼故事4℃0

话说清道光末年,大槐树庄五岁的江孝文,其父暴卒,留下孤儿寡母。三年后娘儿俩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娘招赘了继父王大顺。继父为人忠厚善良、吃苦耐劳,不几年家里的日子就基

死而不已

鬼故事4℃0

在讲故事之前,首先我得声明:我说的“鬼市”,绝非阴间鬼魂贸易之场所,乃是我们阳世上的一种集市。打开百度一搜便知,老年间的北京、天津、西安等古城都有“鬼市&rd

我在我背后

鬼故事7℃0

起你是否想过一个问题,你为何是你?我走到镜子前,停了下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右手手腕有些酸胀,周围已经没几个人了,零散地分布在房间各处,埋头整理自己的东西。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

还魂油灯

还魂油灯

鬼故事8℃ 0

吴三娃从小没有爹娘。是吴家村的吴老贵收养了他。吴老贵打了半辈子光棍,半路捡到吴三娃,喜欢得要命,待他和亲生儿子一样,一转眼吴三娃二十几岁了,可吴老贵却得了重病,身体一天不如

八爷奇遇

八爷奇遇

鬼故事6℃ 0

八爷是我们村的一个算命先生,虽然已经去世近半个世纪了,但他的很多离奇经历依然在村里流传。八爷名叫厉笙,十多岁时生了一场痧子,从此便双目失明了。后来跟邻村一位盲人学算命,八

半夜别敲邻居门

半夜别敲邻居门

鬼故事9℃ 0

夏,午后,闷热。我跟着中介上楼。楼梯又窄又陡,中介的脚就像踩在我头上一样。这是一排老楼,至少有二十多年。它太旧了,楼道陈旧肮脏,空气里散发着黏腻的老人味。仅仅二十年就可以令

妖童

妖童

鬼故事8℃ 0

楔 子“你要时刻记得,你就是这世界上最精准的钟表!”──当我一次次这样对小方说的时候,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说出的时间会变得如此准确,如此……恐怖!&ld

高炉冤魂

高炉冤魂

鬼故事5℃ 0

天津有一块飞地,在河北省涉县境内,该片区域是由天津援建的铁厂,虽地处河北省但行政上归天津管辖。有一套独立的公安司法系统由天津直接管理。大概是解放后备战需要,将重工业

婴茶

婴茶

鬼故事12℃ 0

一、讨茶在整个旅行团中,吴启华恐怕是最沉默寡言的。他独自一人,每到一个地方便专心拍风景,上了车后就摆弄自己的数码相机,很少和人讲话。没有人知道,就在三个月前,吴启华一

太平间里有掌声

太平间里有掌声

鬼故事11℃ 0

安定医院太平间的守夜人是个姓程的老头。程老头有个儿子,刚四十出头,身体健壮,可惜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程老头没啥爱好,就爱说两段山东快书。别的不说,只说好汉武松。他说起

你是阎王的一道菜

你是阎王的一道菜

鬼故事6℃ 0

北宋年间,应天府向东三十里,有一座灵古寺。寺里的和尚闲时吃斋念佛敲木鱼,忙时做法事超度亡魂。这年秋天,应天府西郊新开一家酒楼,引起灵古寺方丈释空和尚的注意。这家酒楼的老板

鬼搬家

鬼搬家

鬼故事7℃ 0

天黑以后,王国富匆匆忙忙地走进村口,他去城里开基层领导大会,有事磨蹭到现在才回来。刚入村口,他就看见一个有点跛脚的老爷子在那儿转悠,口口声声说这里不是自己的家,他跟老伴的房

为你魂飞魄散

为你魂飞魄散

鬼故事11℃ 0

1叶婷九岁那年,母亲意外过世,父亲再娶,很快添了个儿子,叶婷被送到乡下奶奶家。叶婷每次想妈妈的时候,就会拿出一个雪白的瓷人偶看看,那是妈妈去世前一天给她买的。某个深秋的傍晚,

烧

鬼故事7℃ 0

沈家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新主人是沈旭东,他的父亲不久前刚过世,他是沈家的独子,毫无疑问地继承了父亲的遗产,也住到了父亲郊外的豪华别墅里。这天是他父亲的头七,晚上沈旭东拎着

莫言斋系列之清心粥

鬼故事20℃0

孟冬时节。这天清早,纷纷扬扬飘起大片雪花来,直到晌午才渐小。莫夫人抱着个精致的小手炉,半躺在香妃榻上,睡眼惺忪。还真是不喜欢冷天呢。正抱怨着,就听阿蛮在楼下嚷嚷:“夫

杀无声

鬼故事5℃0

我们小时候都听过一个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什么故事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什么故事呢?从前

纸人的秘密

鬼故事9℃0

巷头神秘的铺子淮海巷西头开了一家铺子,正开在杨子家小吃店的对面。说起来那间铺子有点儿怪。门脸不大,一扇铁门从开张以来就没打开过,杨子每天早起蹲在自家的铺子前刷牙,总看到

锒铛

鬼故事21℃0

锒铛,只是入狱的一种声响。——题记(一)苏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巨大的容器里,好像一个火锅。没错,一个正在运作的大火锅!苏默当然不知道火锅有多么热,但他相信这里

还魂记

鬼故事6℃0

一晚清时,青城山区有个姓杜的大户,家中有良田百亩、房屋千间,可惜人丁单薄,只有一个独生儿子杜明寺。杜老爷博学多才、乐善好施,因手缺一指,被称为“九指善人”。这天,新

太爷爷的人鬼情

太爷爷的人鬼情

鬼故事8℃ 0

按辈分,那也算我太爷爷,是我亲太爷爷的堂哥。我们村里至今流传的人鬼相恋故事主角就是他。我们刘村背后有一座大山,树木参天,野草横生,很是可怕,更可怕的是山下就是墓地,刘村几百年

穿越梦境

穿越梦境

鬼故事14℃ 0

一、梦境第一集我只是一名写手,为了生计,在深夜里孤独地敲击键盘。当不可预知的恐惧袭来时,我不知所措。前天晚上,我写累了,走到窗前。出租屋正处在公路的边缘,我曾不止一次地用出

收魂照相馆

收魂照相馆

鬼故事13℃ 0

【收魂馆】这几天,赵海觉得邻居吴镇东有点儿反常。他没事儿就到镇子边转悠,远远地看着太北照相馆发呆。赵海心里嘀咕,平时,人人都躲着照相馆走,这老爷子为什么像是惦记上了那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