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笑脸

鬼故事1℃0

楚天雄是一位成功的房地产商人,膝下却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儿。他是个思想传统的人,这么大的家业以后要随女儿嫁入别姓,想想就不甘心。于是他做通了老婆的思想工作,准备生个儿子来

巫蝶

鬼故事1℃0

张阿发早就厌弃人老珠黄的老婆林秀珍了,这几年,他外出倒腾发了财,穿着变了、腔调变了,人心也变了。在几个小妖精中穿梭后,他看中了电台女主播。女主播年轻漂亮,有学历有气质。可女

最后的温柔

最后的温柔

鬼故事6℃ 0

争吵中,他失手杀了自己的老婆。这本来是一场普通的家庭争执。起因是他想要创业,点子已经有了,就缺时间和资金。时间他要靠辞职获得,资金他想要卖房子获得。老婆坚决不同意,他们只

亡魂赴约

亡魂赴约

鬼故事3℃ 0

  1今天周末,晚饭时老婆杨月多炒了几个菜,杜江一个人啜完了白酒喝啤酒。菜越吃越冷,酒越喝越孤独,头又开始痛了起来。他拿着手机一遍遍地翻着电话簿,想找个朋友一起喝几杯。但是

我们都是鬼

我们都是鬼

鬼故事0℃ 0

阿凯做了个噩梦,他梦见一个女鬼硬把他往洗手间里拉。他挣扎着和那女鬼拉扯,最后就被吓醒了。第二天晚上,阿凯又做了个噩梦,还是那个女鬼。她一声不吭走到阿凯的床边,狠狠地抓起阿

鬼拆桥

鬼拆桥

鬼故事3℃ 0

村里人都知道王勇胆子大,也都知道王勇怕老婆,王勇才不怕人家笑话呢,老婆又精明长得又俊,怕这样的老婆他是心甘情愿!这天,王勇到邻村给舅舅祝寿,临出门的时候,老婆给他念了一段顺口溜

猫眼凶光

猫眼凶光

鬼故事7℃ 0

这天下午,毛峻带着五岁的儿子欢欢在院子里晒太阳。一只可恶的黑猫突然从背后的阳台上蹿了出来,它双脚在毛峻的肩上一蹬,跳到远处的花盆边,然后眨巴着绿色的眼睛望了毛峻几眼。毛

惊魂热晌午

惊魂热晌午

鬼故事18℃ 0

已经是七十八岁的王继明,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吃过午饭,侯在太阳底下,盯着院子里的那颗李子树。看什么呢?看树影。有人说太阳和树影是一寸一寸地在走在移,王继明却看不出来。他整整盯

招魂

招魂

鬼故事7℃ 0

1.灵木庄车子翻过两座山头,周伟看见远处隐约现出一座村庄。山上岚雾环绕,车窗上蒙上一层水汽。周伟指着那个村庄问:“林教授,那就是灵木庄?”坐在前面的林教授回过头说

她很忙

鬼故事1℃0

“她很忙,当然,我很想理解她。但是她真的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和我说话、没有时间陪我、甚至没有时间想我。”周粥愤怒地指着桌子上的照片说,那是他的老婆,一个超级

老屋

鬼故事3℃0

老邓有些胆小,但他平时和乡里乡亲相处和睦。他常常在街坊邻居面前念叨一句话:“平安是福啊!我这一辈子别的什么都不图,就图个平安终老。”老邓活了大半辈子,对人

长寿面馆

鬼故事2℃0

老季盘下了一个门面,价格极低。价格低的原因不是因为门面的地势偏僻,而是前任老板说这门面闹鬼。前任老板做的夜啤酒生意,他说,每天晚上他打烊后算账,总是对不上账,而且好几

小胡子 

鬼故事0℃0

晚上,小张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站在第二天上班的公交车上。走了大约三站路的时候,突然有人往他肩膀上拍了拍。小张转头一看,是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年轻人。“请问,今天

风扇

鬼故事1℃0

林穗头顶上的风扇飞速转动,可屋里的腐烂气味还是那么浓重,林穗实在受不了,走到阳台上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突然门开了,是林穗的老婆回来了。她瞧了瞧飞速转动的风扇,问站

夫妻

鬼故事1℃0

国外有句话:再恩爱的夫妻,一生中都会有不少于十次要把对方掐死的念头。张简跟老婆就经常吵架。张简是个闷脾气,老婆是个烈性子。这天,两口子又吵架了,张简一怒之下摔门而去。老婆

半夜里

鬼故事1℃0

有一个男人睡到半夜里背部痒痒难忍,待用手时却怎么也够不着。这时,一只柔软的手伸了进来,帮他搔得舒舒服服,他很快又睡着了。次日早上,他想了起来,老婆已回了娘家,家里只得我一人,昨

梦虎

鬼故事3℃0

人生在世,谁都免不了做噩梦。但是,一连三天做一模一样的噩梦,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这种倒霉事,让老王摊上了。老王四十来岁,是个普通的机关公务员。一个礼拜五的下午,他按时下班回

催命绳

鬼故事1℃0

闽地旧俗,对吊死鬼上吊用过的绳子十分忌讳,认为它不吉利,谁碰上它,谁就会成为下一个倒霉鬼,因此,处理吊绳时,大多要请法师或道士之类的专业人士,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悄来到荒

绑架不是祸

绑架不是祸

鬼故事3℃ 0

兵者诡道,在利诱、恐吓、威逼之下,商战中的尔虞我诈往往把小人物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这天,蓝军一进门就喜气洋洋地告诉老婆,说他今天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只要他答应为那人提供一份

婚纱店的模特

婚纱店的模特

鬼故事1℃ 0

小陈是名搬运工人。他的工作很累。拉活儿,搬货,每天几乎没有闲功夫。他的想法也很平淡——攒点钱,娶个老婆。然后养家糊口。拉不到活儿的时候,他总在一家婚纱店前

蒋友柏:悬崖边的贵族

蒋友柏:悬崖边的贵族

职场故事9℃ 0

“我在‘命运’赋予我的地貌上,搭建我的人生舞台。而这也是我的天堂,虽然很无趣,但很简单,很真实。”蒋友柏在最近出版的中文自传《悬崖下的小道》中这样总

王二赶驴

王二赶驴

中国民间故事5℃ 0

民初清末的时候,陈州城南关有一家姓王的,叫王二。夫妻俩各赶一头小黑驴儿,人称赶脚王二。王二家的两头小黑驴儿都很肥壮,也很乖,很听使唤。王二给它们取名叫大黑、小黑。平常时候

陌生女孩认识我

中国民间故事10℃0

出了湘城火车站,我随手戴上墨镜,拉着行李箱准备去酒店。刚走了两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突然扑到我身边,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踮起脚尖用她甜软的嘴唇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我怔怔地看

最后一枚铜钱

中国民间故事6℃0

林放祖上几辈子都是穷人,到他爷爷那一辈却很快发迹了。关于他爷爷的发迹,至今村里还流传着这么个传说:林放的爷爷开了一间烧酒作坊。只要投进一点点粮食,酒淌起来就没完没了。听

裸照风波

中国民间故事5℃0

明天,墩子又要离家去打工了。墩子的女人凤勤心里不想让墩子离开,想找个借口阻拦又找不到,因此有些闷闷不乐。墩子明白女人的心思,拉着凤勤的手深情地说:“勤,咱们短暂的分开,

赶脚王二

中国民间故事3℃0

民国初年,陈州还没汽车,只有黄包车。而黄包车只在城内拉客。跑长途,主要是靠脚驴儿。在人多繁华之处,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不少小毛驴儿拴在小巷口,脖子上系个铜铃铛。背上搭条粗布褥

空心人

中国民间故事4℃0

锁匠柯东最近活得特别滋润,不知为啥,花园小区几百户人家的门锁都被牙签、别针,或强力胶等堵住了,这样一来人们都找他修锁,他的生意特别红火。一向老实的柯东也有私心,也暗自感谢这

悬赏认子

中国民间故事7℃0

温泉镇首富何文发一道悬赏帖:因妻病重,本人年迈,恳请各界人士,帮助寻找我失踪八年的儿子何武,继承千万家产。他贴上何武照片,标明提供线索者奖30万元。何家四代单传,三世经营药材,何

小三儿教程

小三儿教程

中国民间故事6℃ 0

周六晚上,刘然百无聊赖地上到Q上,忽然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陌生的群。她好奇地进到群里,一看人还挺多,Q友们正在热聊。她一时没明白大家在说什么,再一看群公告,不禁哑然失笑。群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