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0℃0

他的仇家来杀他了。拿着一把长长的刀,寒光闪闪。他躲在家里瑟瑟发抖,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仇家进来的一瞬间他拉掉了电闸。仇家在黑暗中慢慢地走着,刀在月光下闪着瘆人的光。他听

歌星

鬼故事1℃0

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自己唱的歌没有人喜欢了,心灰意冷之下,他站在三十层高的楼顶上,一跃而下。在享受自由落体运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死了之后,妻子该何去何从呢?她

命运之约

鬼故事1℃0

小卷梦见自己出国留学,然后跟一个已婚的杂志编辑坠人情网。真荒唐,家里没有能力供她出国,她也根本不想去,跟男友也快要谈婚论嫁了。大四的时候,她父亲的生意有了很大起色,送女儿留

错嫖爱妻

鬼故事3℃0

清乾隆年间,登州府蓬莱县有个名叫李或的人,三十来岁,做生意有一套。他在京城开了一家店,很快发了财。几年过去了,他几乎把京城的妓院逛了个遍,老家呢,早忘到脑后了,一次也没回去过。

红衣女孩

鬼故事2℃0

我和妻子刚刚又吵了一架,因为一些琐事。我想不明白,婚前温柔的妻子,为什么会在婚后变成一个唠叨小气的女人。我只是接受了女同事提前送的小小生日礼物,为示尊重,生日那天我将那枚

肚子里的脚步声

鬼故事1℃0

张霄是位探险家,最近,他暂停了自己的探险事业。因为,他的妻子怀孕了。幻想着即将到来的天伦之乐,他的脸上时常露出笑容。他觉得,生孩子和探险一样富有意义,都是生命的杰作。妻子的

恐怖别墅

鬼故事1℃0

大清早,刘宝骑着自行车去工地干活儿,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发现路上扔着一个黑提包。见前后没人,刘宝就下车把提包捡了起来,可他打开包一看就惊呆了——里面竟有三万

四日迷梦

鬼故事4℃0

第一日:遇袭皮特是个墨西哥警察,他所在的警区是全国毒品交易最泛滥的区域,自然也是警察任务最重的区域。有人说,这个地方的警察,晚上睡觉没有不做梦的,基本上做的都是噩梦:一种是努

铜钟下的冤魂

鬼故事3℃0

道光十五年,科考榜眼出身的辽东著名才子朱国印被朝廷破格提拔为署理盛京按察使。年轻有为的他上任伊始,便四处巡行视察,督促下属相关官吏加紧处理历年积累下来的一些民间悬案。

死而不已

鬼故事3℃0

在讲故事之前,首先我得声明:我说的“鬼市”,绝非阴间鬼魂贸易之场所,乃是我们阳世上的一种集市。打开百度一搜便知,老年间的北京、天津、西安等古城都有“鬼市&rd

迷失六度空间

迷失六度空间

鬼故事0℃ 0

一、六度空间江海波一上地铁,头又痛了起来,不久前的那场车祸不仅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还让他留下了头痛的后遗症。他闭上眼睛,正想休息片刻,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他睁眼一看,是个戴

第八号当铺

第八号当铺

鬼故事1℃ 0

影子典当行他又一贫如洗了,像暗夜的游魂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走着,眼睛不时扫过路旁依旧灯光闪烁的店铺。庄志仁所说的店铺应该就在附近,按说,庄志仁不会对他撒谎的,因为庄志

普拉德拉古堡的幽灵

普拉德拉古堡的幽灵

鬼故事5℃ 0

被誉为“天堂之国”的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有一处18世纪建筑的欧式风格的土堡,名曰“普拉德拉古堡”。它原是普拉塔普国王的胞弟普拉德拉的一处庄园,几百年

寄生之灵

寄生之灵

鬼故事6℃ 0

【1】 恐怖海滩我记得在十年前,我还是个心理学专业的穷学生,一个人来到这个临近海岸的陌生城市,为着自己向往的生活,而在勤奋学习和努力拼搏着,我记得那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有

噩梦惊魂

噩梦惊魂

鬼故事5℃ 0

梦鬼李大同是良马镇上的中学教师,这天上完课回家,已经是晚上。李大同觉得有点头疼,吃了点安眠药倒头就睡。恍惚中,李大同仿佛听见有人开门进来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妻子

鬼胎

鬼胎

鬼故事0℃ 0

萧余氏的肚子,就这样一天天大了起来,萧衡章非常的苦恼——因为公事繁忙,他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跟妻子见过面了,可是他回家那天,妻子余氏忽然高兴地说:“老

水鬼带你上天堂

水鬼带你上天堂

鬼故事0℃ 0

公园的湖水最深四米,最浅也有两米。这天,一个男人溺水了,在湖里沉沉浮浮,苍白的手在水面胡乱划拉着。很多人围在湖边看热闹,男人挣扎着把头浮出水面,没命地喊了一声:“

稻草尸图

稻草尸图

鬼故事0℃ 0

杨溪神情冷漠地将画作交到了指导老师张家明跟前。张家明拿着画,脸色一下子变了。画中是一个裹满稻草的女人,女人嘴角流出鲜血,干成了一道略黑的痕迹。几根稻草勒进了女人脖子,女

心中的魔鬼

心中的魔鬼

鬼故事3℃ 0

这天晚上,鲍文把车停在离家不远的树林边,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向家里走去。鲍文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为了不被人撞见,他特意绕过正门翻墙入院。就在他双脚落地的一刹那,楼上传来一阵

鬼屋有块摄魂镜

鬼屋有块摄魂镜

鬼故事4℃ 0

小李缓步朝前走,他有一种感觉,这间屋子其实很深,非常非常深,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似的。鬼屋是一间衰败的老瓦房,在四周现代化高楼大厦的包围中,显得怪模怪样,阴气森森。鬼屋当然有鬼

人体纪念碑

人体纪念碑

鬼故事7℃ 0

查晃是个画家,这天他背着画夹独自进山写生。正走着,两只硕大无朋的凤尾蝶翩然从面前飞过,五彩斑斓的颜色让他眼前一亮,不觉就跟着蝴蝶走了下去。两只蝴蝶在茂密的灌木丛林中飞了

望远镜里的凶杀案望

望远镜里的凶杀案望

鬼故事5℃ 0

晓明头裹纱布,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突然一下子失去了记忆。旁边一个自称是他邻居的男人告诉他,说清晨自己值夜班回来,发现他躺在路边上,头部受伤,昏迷不醒,于是就把他送到了医院。至于

穿黑西装的天使

穿黑西装的天使

鬼故事0℃ 0

今天,一如往常,我绝望地睁开双眼。稍微转动眼珠,我瞄到旁边桌上有瓶矿泉水。我不自觉地想伸手去拿,但双手带给我的感觉正残忍地告诉我,我已经连从旁边拿瓶水来喝都做不到了。现在

锒铛

鬼故事12℃0

锒铛,只是入狱的一种声响。——题记(一)苏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巨大的容器里,好像一个火锅。没错,一个正在运作的大火锅!苏默当然不知道火锅有多么热,但他相信这里

天眼

鬼故事3℃0

这天,我到老李家串门。老李92岁,精神矍铄,非常健谈。闲聊中,他给我讲述了年轻时与一个奇异小男孩的故事:那是民国十五年秋,老李20岁,人称李五。那年南方遇到少有的蝗灾,不少农家颗粒

还魂

还魂

鬼故事12℃ 0

一现在没什么人听广播了,也许哪天广播就被取消了,不过那倒也好。我是西城广播电台的主持人,主持着一档午夜的冷门节目,在绝大多数正常人都在睡觉的时段里,我干巴巴地为少数

幻狱

幻狱

鬼故事15℃ 0

李芫马可精神病医院的病房里,一个男人身上裹着束缚衣,正坐在一张金属椅子上等待着什么。他的瞳仁在额前碎发的缝隙间闪着寒光,头发因为缺少打理显得凌乱不堪,厚厚的胡渣如砂纸般

批发市场命案

鬼故事5℃0

一对年轻夫妻去逛批发市场。走进大门廊之后,他们看见左侧立着牌子:服装区。右侧立着牌子:鞋帽。他们去了左侧。妻子拿起一件衣服,问小贩:“多少钱?”小贩:“180。&

见证清白

见证清白

鬼故事1℃ 0

张明端着水来到妻子床前,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妻子关切地问他是不是不舒服。张明本来伸出的手忽然有些迟疑。妻子因病卧床十几年,张明悉心照顾,无做不至,可是现在他累了,相濡以沫

消失 

鬼故事1℃0

敏敏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老公不见了,身旁剩下一只空空的枕头。这种情况,已经连续三天了,不得不引起她的注意。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决定起床看一看。谁知,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