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春山

作者:王应麟

群峰西南起还伏,湖上丹丘立于独。神仙寓迹山水间,不在幽深在清淑。松潭水暖龙欲起,蕙帐人空鹤自宿。飞云晓驭紫琼车,沆瀣宵涵白银屋。蓬莱之名不可思,俗客须当避尔躅。

和新州端老

作者:胡铨

平生不识澥渤岛,入海要看蓬莱山。向来同是灾荒客,今我海南君海北。

谢寿安县惠神林山牒

作者:邵雍

西南有山高崔嵬,乱峰围绕如蓬莱。中间有地可容足,泉甘木茂无尘埃。诸君之意一何厚,协谋判给如风雷。天津八月水波定,便可乘查观一回。

和道士陈天隐 其二

作者:谢枋得

岂不逍遥自乐真,世閒何地可容身?碧桃秋月原无物,丽日祥风只爱春。天上尽多知己友,尘中安得见心人。赤虬一跃蓬莱近,又恐丹邱有宿因。

和道士陈天隐

作者:谢枋得

岂不逍遥自采真,世间何地可容身。碧潭秋月元无物,丽日祥风只爱春。天上尽多知己友,尘中安得见心人。赤虬一跃蓬莱近,又恐丹丘有宿因。

画鹤

作者:刘攽

置此怜神骏,三年故不飞。轩车宁假宠,野客会忘机。燕雀那相笑,凫鹥直自肥。蓬莱千万里,正想玉为衣。

西湖水决

作者:刘攽

平原出大水,蚁壤溃长汀。舟楫疑藏壑,波涛骇建瓴。蛟龙随过雨,鱼鳖问沧溟。闻道蓬莱水,桑田亦屡经。

贺吴九

作者:刘攽

儒术喜迂阔,学官每留滞。君侯诚百一,才智两自异。新书三十章,慷慨天下事。每闻一篇奏,左右称万岁。峨峨蓬莱山,册府上帝秘。紬书必英才,念子方历试。前此三数公,致身自容易。心知青云路,已识翰飞地。岂独铅椠间,是正琼瑶字。顾念倾盖交,寂寞弹冠意。

送张器著作

作者:刘攽

长裾欲敝二毛侵,他日闻君东武吟。骐骥老成方得路,梧桐焦尾始知音。蓬莱著作芸香馥,楚泽弦歌笛竹深。七十封侯殊未晚,相看感激壮夫心。

王四十处见舅氏所录外祖与日本国僧诗并此僧诗书作五言

作者:刘攽

沧波浩无涯,泱漭际朝日。安知鲛鱼渊,而有邑居室。便风送来帆,夙昔多人物。始信天地间,见闻岂云悉。惆怅蓬莱说,胡为浪自黜。夷倭与侏离,九译迷彷佛。书问顾已同,纸墨存落笔。俛仰六十年,举指不任屈。好事见君家,闻诗初未失。杜邺富小学,平通知祖述。鄙老独何能,执书几涕出。

题馆壁

作者:刘攽

壁门金阙倚天开,五见宫花落古槐。明日扁舟江海去,却从云气望蓬莱。

送高丽使

作者:刘攽

绝域求通使,皇华益藉才。男儿万里志,笑语片帆开。积卤生阴火,奔涛起昼雷。曝鳞成岛屿,吐气误楼台。城邑东迎日,居人学用杯。诗书自天性,冠带及家陪。岁月如勤止,登临亦壮哉。威声逾肃慎,仙事指蓬莱。鹏向南溟近,槎常八月来。言瞻析津次,遥见二星回。

和宋次道三馆晒书

作者:刘攽

天禄图书一岁开,五云迟日近蓬莱。后生得见灵兰策,贵客都倾内外台。不似羽陵残蠹简,正如金谷聚英材。论诗老去无情思,况是阳春未易陪。

从驾过金明池

作者:韩琦

帐殿深沉压水开,几时宸辇一游来。春留苑树阴成幄,雨涨池波色染苔。空外长桥横螮蝀,城边真境辟蓬莱。匪朝侍宴临彫槛,共看龙艘夺锦回。

桃源行

作者:汪藻

祖龙门外神传璧,方士犹言仙可得。东行欲与羡门亲,咫尺蓬莱沧海隔。那知平地有青云,只属寻常避世人。关中日月空千古,花下山川长一身。中原别后无消息,闻说胡尘因感昔。谁教晋鼎判东西,却愧秦城限南北。人间万事愈堪怜,此地当时亦偶然。何事区区汉天子,种桃辛苦求长年。

寄李微之秘监三首 其一

作者:岳珂

引领蓬莱唐谪仙,湓江一别又经年。麟台高蹑三神路,狐笔方持千载权。垆袅新烟招我隐,驿催逸事仗谁传。校旗犹识临淮略,更待凉台亲简编。

李仁甫用东坡寄王定国韵赋新罗参见贻亦复继

作者:张栻

三韩接蓬莱,祥云护山顶。涵濡雨露春,吞纳日月景。美荫背幽壑,灵根发奇颖。艰难航瀚海,包里走湖岑。仙翁阅世故,未肯遽生瘿。相期汗漫游,岁晚共驰骋。原持紫团珍,往扣黄庭境。想翁面敷腴,玉色带金井。芸芸纳归根,湛此方寸静。清规照浊俗,不惑类杨秉。悬知药笼中,此物配丹鼎。从今谈天舌,不用更浇茗。

赋道傍菊

作者:赵蕃

园亭种菊只须多,多实相求半已讹。紫蔓弱茎真此物,顾埋林莽杂蓬莱。

寄谢景英丈

作者:赵蕃

先生岂是爱监州,高兴应为雁荡游。康乐当年空想望,云孙今日慰淹留。幽人衲子应多识,妙偈名章可寄不。兜率蓬莱果同异,不妨归步在丹丘。

送交代吴共叔师礼

作者:赵蕃

往君在太学,有类如何蕃。仁义积诸身,诸生知所尊。今君为主簿,又类习凿齿。不仁荆州士,四海名未已。谁云斗水浑,可养横海鱣。涧壑虽阻深,松桧能参天。群公顷争荐,亦既升初秩。似君许人物,岂计一阶级。圣朝开文馆,政为时育才。似君此风骨,咫尺斯蓬莱。而我独何者,瓦砾偶居后。纵加刻画工,未救无盐丑。古人重交契,今人顾不然。愿君保金石,勿为燥湿迁。饮君一卮酒,属君千万寿。更欲拘君船,江头已无柳。

送程给事中知越州

作者:曾公亮

山阴地胜冠江吴,今得贤侯自禁途。侍从暂虚青琐闼,藩宣新剖玉麟符。移时前席辞旒扆,不日重城歌袴襦,想到蓬莱游未遍,已应归步在云衢。

贻诸馆阁

作者:杨亿

闻戴宫花满鬓红,上林丝筦侍重瞳。蓬莱咫尺无因到,始信仙凡迥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