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杀钟馗

鬼故事0℃0

戏角蹊跷亡清朝年间的一天晚上,京城新开张的吉祥戏院在做破台仪式(旧时戏班演出习俗。凡新戏园落成或旧戏园易主,于开锣演剧前,例有“破台”之举,多在夜间举行,不准有明

神秘剧组

鬼故事0℃0

某市电视台有个栏目组叫做“新视听”,标志是XST。这个栏目组活重人少,人员流动性很大,因此时常招聘。这天有人来应聘,是个刚刚来本市找工作的大学生,叫吴刚。负责招聘

万丈坑里现神灯

鬼故事0℃0

刘飞下岗后摆了个小书摊,最近他居然爱上了探险。他觉得探险不仅刺激,还能考验一个人的勇气和意志,为此,他花不少钱买了一些探险必备的装备。但他不喜欢加入市里的探险队,那樣太不

夜半怪异琴声

鬼故事0℃0

招租启事1952年,大陆刚刚解放不到三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上海市虹桥区以北的一栋三层洋房前,两名提着藤条箱的男人正站在洋房前,对着欧式铁栅栏门旁边贴的一张告示议论纷纷。有好

复活“木乃伊”盗宝

鬼故事0℃0

志俊是个送奶工,今天他的一个活很轻松,牛奶的临时订户就是自己所租房子上一层那家。志俊知道楼上今天刚搬来人,于是怀着对新住户的好奇心,敲了敲门。好半天,门才打开一条缝,一个女

房间出现的神秘女人

鬼故事0℃0

艳丽下岗一个多月了,一直在为找新的工作四下奔波。这天,她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为一家广告公司做策划。面试的时候,那个长着鹰钩鼻子的孙总看到她,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拍板,当

凶宅偷窥

鬼故事0℃0

我住进一个25层的公寓,租金出奇的便宜,因为房子有点“凶”。房子是当地派出所的一个协勤朋友介绍的,当我死乞白赖要求租时,他曾极力反对。以前住过的一个房主死了,朋友

丹砂井的秘密

鬼故事0℃0

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在正午时分响起,伴随着热闹的喧天锣鼓,前来贺喜的人几乎踏平了廖家门槛。今天既是廖老太爷的百岁寿诞,也是廖家新屋落成上梁的吉日,又恰逢着前天刚得到乡里的喜

百家堡尸煞

鬼故事0℃0

踏着坑洼山路走到中午,吴志新的嗓子眼在蹿火,双腿也如灌了铅再也迈不动半步。放眼四望,寸草不生的高坡上终于出现了一棵树。筋疲力尽,饥渴难忍,就算吞下几片树叶也好。吴志新积攒

摸错门,赚对钱

鬼故事0℃0

河南洛阳小伙子刘传涛因为能涮一手好牛肚,被一家大酒店聘为厨师。后来,他想自己开一家饭店,可在给饭店取名字的时候却犯了难。就在他绞尽脑汁苦苦思索的时候,家里人提出了反对意

当归石

鬼故事0℃0

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近日江湖,是谁风头最盛?不问自知,当属“两湖大侠”郭庭轩。郭大侠率领武林同道,三战逐绿林寨群匪,追剿百里歼灭黄河四鬼,一时享誉江

血染镖路

鬼故事0℃0

这日一早,云阳城内,镖师赵飞虎和周飞鹰一走进虎威镖局便怔住了,只见总镖头林振南缁衣马裤,手握弯刀,宽幅大红腰带上挂着青色镖袋,袋中插满了三刃利镖。莫非林镖头接了重镖,要亲自护

碎梦刀

鬼故事0℃0

吴亚伦爱上了漂亮美眉周可欣。这天,趁着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他就大着胆子在QQ上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半真半假地说:“咱们来恋爱吧。”周可欣马上就回了他一句:“你能

网银密码

鬼故事0℃0

张明在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毕业以后四处应聘程序员。他做事不认真,去了几家公司,都是没几个月就被辞退了。张明气坏了,开始研究黑客软件,攻击那几家公司的网站。这天,张明正在网吧

十二军诡异风云

鬼故事0℃0

1930年,孙殿英的12军驻扎在安徽亳州。其时孙殿英已经反蒋,依附于冯玉祥和阎锡山,他深知老蒋不会甘休,定会派兵来进剿,所以命令手下作好准备。然而就在此时,部队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

阳台上的罪恶

鬼故事0℃0

一、目击者白云生像以往一样准时醒了过来,他洗漱完毕,看了一眼钟,9点50分。他走上阳台,把望远镜举起来,野鸽子还没飞过来,不过应该很快了。鸟类的行为是很有规律的,而作为一个鸟类

摄魂网游

鬼故事0℃0

兄弟离奇死亡格拉维林先生是丹麦哥本哈根市的一个商业巨头,身价过亿。2003年,格拉维林先生患癌症去世了。他的妻子早在5年前就病逝了,他的巨额财产全部由大儿子劳德鲁和小儿子

尸笑谜洞

鬼故事0℃0

楔 子帽灯不断晃动的三角形光区里,一双脚惊恐不安地前后交替着。伴着刺耳的警报声,被闪烁的红灯照亮的矿洞宛如一只怪物的肠胃般蠕动着。背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工友向前奔跑,他呼

凶刀之谜

鬼故事0℃0

爷爷生前多次提到一件稀奇事:铁匠铺的王拐子用一把杀过人的佩刀打出两把菜刀,那刀饮过人血,有灵性,主人遇到血光之灾前,夜间会簌簌作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我爷爷生前多次提到一件

恐怖的白鹭河

鬼故事0℃0

1薛磊的奶奶住在云岭县北岙村,村边有条蜿蜒的白鹭河,每年春天,成百上千的黄嘴白鹭从北方飞来,在河两岸的芦苇丛中繁衍生息,白鹭河因此得名。到过北岙村的人都说这地方堪称人间仙

撒哈拉的沙粒

鬼故事0℃0

沙 漠气温四十度,小魏站在车顶上眺望着无垠的撒哈拉沙漠,与大海相比,这是另一种浩瀚。GPS变成了一个废品,小魏隐约感觉到,可能永远回不去了。太阳稍稍移动了一些位置之后,他

夜半琴声

鬼故事0℃0

1952年,大陆刚刚解放不到三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上海市虹桥区以北的一栋三层洋房前,两名提着藤条箱的男人正站在洋房前,对着欧式铁栅栏门旁边贴的一张告示议论纷纷。有好事者走上

精神病患者

鬼故事0℃0

费宏宇剧烈地哆嗦了几下,面颊也突然间扭曲变形,不过不是因为惊悚,而是兴奋。因为在望远镜中,他看见那个精神病人突然跪在地上,冲着墙壁不停变换着姿势,似乎在搜索什么。7月13日几

莫言斋系列之不茗茶

鬼故事0℃0

又是一样的梦,王生揉了揉眼旁的太阳穴。似乎自打八岁起,他便常做这样的梦。说来倒也不是恐怖,梦中的他还是垂髫,一个人站在一间黑暗的大房子里哭,窗外火光熊熊,王生心惊胆战。哭到

莫言斋系列之清心粥

鬼故事0℃0

孟冬时节。这天清早,纷纷扬扬飘起大片雪花来,直到晌午才渐小。莫夫人抱着个精致的小手炉,半躺在香妃榻上,睡眼惺忪。还真是不喜欢冷天呢。正抱怨着,就听阿蛮在楼下嚷嚷:“夫

微笑山庄

鬼故事0℃0

诸位,请问有谁听过微笑村庄?想必应该没有吧,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我也是无法认同的。那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末,初夏的时候我决定做一次远行,陪同我的是好友李先生。此行我

魔鬼农场

鬼故事0℃0

【一】吴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学习一般,长相一般,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喜欢玩网络游戏,喜欢不切实际地幻想。当“农场偷菜”这种网络游戏开始风靡后,吴明也很快沉溺于其中。

别偷听死人说话

鬼故事0℃0

测字店紫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进了测字店,她问店主:“三天前,我爸爸突然失踪了,你能帮我找到他吗?”“随便写个字,我可以通过你写的字测出你爸爸现在在哪儿。”

漏雨

鬼故事0℃0

真的是漏雨吗午夜时分,蕉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刚刚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梦里就是这栋房子,可是屋顶上伏了一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一具女尸。那尸体惨白地瘫软在屋顶上,长

莫言斋系列之神仙祸

鬼故事0℃0

前言陪伴大家已久的莫言阁即将遭受毁灭之灾。有人不信了,莫氏夫妇神力通天,莫言阁还能出事?起因得从阿蛮和阿宝救下的一对夫妇说起。这一对夫妇,丈夫名叫吕凡玉,本是朝廷命官,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