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故事之紫玉鸳鸯床

现在的位置: 故事会首页 > 传奇故事会 > 侦探故事 > 正文
 
侦探故事之紫玉鸳鸯床
2017-04-16 00:24 / 精选故事网 / 被围观 +

  民国初年的一个五月初五,棘阳府城鼓楼前的大街上,在隆隆鞭炮声中新开张了一个小店。放过鞭炮,店主出现了,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自称名叫孟一轩,要在棘阳城悬壶行医。孟一轩的医馆有点儿特别,柜台上只放了几味平常的中草药,却在店里支张石床。石床六尺长,三寸厚,三尺宽,通体泛着青紫色。孟一轩宣称这是祖传的宝物,能治百病。

  侦探故事之紫玉鸳鸯床
 

紫玉鸳鸯床

  看热闹的人群摇头笑着走开了。大清光绪三十二年,棘阳府大旱,一连三年,周边八县颗粒无收,朝廷好不容易筹集了二十万两赈灾银子,又被棘阳府一伙飞贼劫了。虽说过去七八年了,又改朝换代,但百姓们依然食不果腹,一贫如洗,谁有钱去看病?就是有钱看,也不会来找这块石头。

  说来也怪,这紫色石床还真有些奇异之处。一些闲汉在医馆里闲耍,死乞白赖地上床睡一会儿,起来后竟然神清气爽,如沐春风。有个头痛脑热小伤小痛,只要在石床上躺一会儿就好。人们越传越神,纷纷跑来看热闹,医馆一时门庭若市。

  棘阳城里“振威镖局”的总镖头柳如风也被惊动了,他带着账房先生和几个镖师一起前来,见到孟一轩,不禁一愣:“孟先生好面熟,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

  孟一轩笑了笑:“世上没有同山同河,却有同人同貌。总镖头穿州过府,见多识广,阅人无数,所以觉得在下面熟了。”

  柳如风哈哈大笑:“也是,听说你的石床是个宝物,想要见识见识。”他在床上躺了半个时辰,起来连声说好,以后他隔三差五就来躺一会儿。

  那天,柳如风一伙又来到医馆,坐在医馆里喝茶、闲谈,众人的话题又扯到石床。

  柳如风对孟一轩说:“年轻人,你就别开这个医馆了,干脆开个按摩店,用你这石床为大家舒筋健骨,也好多挣俩铜板。”众人纷纷附和。

  孟一轩一听,突然勃然大怒,涨红脸怒斥:“胡说!这张石床是家传宝物,能使病人起死回生,岂能只给人舒筋健骨!”

  孟一轩的斥责,别人讪讪一笑也就罢了,柳如风脸上可就挂不住了。他武艺高强,前些年,他的镖局在棘阳城可是赫赫有名的大镖局,如今虽说市面萧条,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在棘阳城还是响当当的爷们儿,如何受得了一个年轻后生的斥责?他忍住恼怒,说:“年轻人,你牛皮吹得山响,也没见你的石床治好一个病人。”

  孟一轩梗着脖子说:“不是我没治好,是没人来治。”

  “是吗?”柳如风伸手招来几个镖师,对他们耳语几句,那几个人一阵风似的走了。

  一会儿,几个镖师抬来一个病人。众人一看,只见病人枯瘦如柴,却腹大如鼓,这是流行于棘阳城的“巨腹”之症。自从光绪三十二年棘阳大旱后,人人吃糠咽菜,这“巨腹症”就在棘阳流行开了。无论男女,只要染上就整天挺着个大肚子,偏又吃不下睡不香,天长日久渐渐消瘦,直到耗干而亡。棘阳府的名医对“巨腹症”都束手无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医得了吗?

  孟一轩将病人扶躺在石床上,用手敲巨腹,铿锵有声。他对柳如风说:“这病人不难治,只要病人每天到石床上躺一会儿,再喝些辅助治疗的药汁,十天后我保证他健步如飞。”说罢,就从药柜上抓把枯黄的竹叶,让伙计熬药给病人喝。

  这下,棘阳城得了“巨腹症”的病人闻讯,蜂拥而至,将小小医馆围个水泄不通。

  孟一轩的石床若十日内医治不好病人,不要说柳如风不依,这些病人也会生吞活剥了他。

  孟一轩却不慌不忙地让病人们依次坐定,招呼伙计在医馆门口支上大锅,放上半袋枯叶熬汤药,每个病人灌上三大碗药汁,然后躺上石床医治。

  孟一轩从容不迫地算准时间,重症者躺一炷香时间,轻症者只躺半炷香的时间,天黑前就把病人都打发走了,并约定第二天再来医治。

  转眼十天过去了,那石床显示出神奇的威力。经石床医治的病人,虽然不是健步如飞,但巨腹中坚固的铁石,化作酥软的粉末儿,一点儿一点儿随着尿液排出,个个能吃能睡了。石床的威力把柳如风和看热闹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治愈的病人集资做了一块大大的金匾,敲锣打鼓地送到了医馆,却发现孟一轩袖着双手哭丧着脸,垂头丧气地蹲在医馆门口,里面的石床不翼而飞!

  就在昨晚,他迷迷糊糊睡去,突然室内闯入五个黑衣蒙面人。他一个激灵惊醒,一团浓烟扑面而来,便失去了知觉。早晨他起来一看,发现石床不见了。

  半天工夫,石床被盗的消息便传遍棘阳城,黑衣、蒙面、迷烟,这一幕与赈灾银两被盗是何等相似!当年押解赈灾银两的官兵就是在睡梦中被飞贼迷昏,银子全数被劫,押解官上无法对朝廷,下愧对百姓,一头撞死在棘阳桥上。

  飞贼又出现了,棘阳百姓再次群情激奋,一面咒骂飞贼,一面跑到以前的知府衙门——现在的镇守使衙门告状。镇守使大人挥手就让兵丁把百姓驱赶出去,如今兵荒马乱,哪天不发生几起杀人越货的事?谁会去管一张石床?百姓们无奈,回到医馆长吁短叹。

  但柳如风可不干了,说飞贼太猖狂,简直是不把棘阳的武林中人放在眼里,发动众人在棘阳城中查飞贼找石床,一连折腾十来天,石床如同野地里的旋风——无影无踪。

  这天,孟一轩让伙计悄悄请来柳总镖头,泡了一壶好茶给他沏上。柳如风惭愧地说:“年轻人,老朽无能,没有找出谁是飞贼,也没找到石床。”

  孟一轩起身一揖,说:“柳总镖头,您不辞劳苦寻找石床,在下不胜感激。不过,总镖头不要太过辛苦,请随在下到内室看一样东西。”

  柳如风跟着孟一轩走进内室,伙计拉开一幅帷帐,里面赫然放着一张石床!柳如风望着紫玉石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

  孟一轩说:“这也是紫玉石床。柳总镖头有所不知,我家有两张这样的石床,称为紫玉鸳鸯床,一雌一雄,被飞贼盗走的是雌床,这是一张雄床。”
转载请注明:http://www.jxgushihui.com/zhentan/2219.html 精选故事网!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12-2016 http://www.jxgushihui.com/ · 故事大全 故事会 · 投稿联系:qq2053581710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