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葬的故事

现在的位置: 故事会首页 > 鬼故事在线阅读 > 真实鬼故事 > 正文
 
瓮葬的故事
2016-10-31 23:58 / 精选故事网 / 被围观 +

  接到梅子的电话,江又明迫不及待地回了老家。梅子是他的初恋女友,他一直都深深地爱着她。可是,因为某种原因,他离家三年,一直没有跟她联系,现在梅子要结婚了,他无论如何都该回去一趟。

  6个小时的车程,江又明下了车,搭乘汽车回到小镇。镇子里仍旧有那些熟悉热情的乡人,可他们一律对他冷着脸,他打招呼,微笑,得到的却是冰冷漠然的目光。难道,难道三年前的事败露了?想到这儿,江又明不禁打了个寒战。

  瓮葬的故事
 

瓮葬

  在忐忑中来到梅子的家,江又明上前敲门。梅子很快就来开门了。看到江又明,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对江又明说:“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江又明跟着梅子进到屋里,心里不是滋味儿。三年前,他曾不止一次偷偷爬窗进去,和梅子悄悄厮守。三年过去,他最喜欢的女孩却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他怎么能甘心?梅子为他倒了梅茶,江又明问新郎是谁?梅子头也不抬地说:“镇东的张二河。你知道,他一直都喜欢我。”

  只这一句话,江又明手里的茶杯“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张二河?梅子淡淡地说:“你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然后杳无音讯,我等了你三年,时间够久了吧?我嫁给谁,你还关心吗?”

  望着梅子忧郁的目光,江又明的心七上八下。此刻,他完全顾不上梅子的感受,他的脑子里像有个什么东西在砸着,锤着,一下又一下。他必须弄清楚,梅子真的要嫁给张二河?可是,可是三年前,他分明把张二河打死葬到了树下的瓮中。而这也正是江又明离开小镇的原因。他杀了人,他不能再装作若无其事在家待下去。甚至,他没敢告诉梅子。梅子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还要她养老送终,她怎么可能跟着他背井离乡?

  透过窗子,江又明看到了院子里的老梅树。这里的风俗,家家院中都种一株树。或樟或榆或杨或槐,不仅如此,树下还埋有一口瓮。瓮很大,栽上树的那天起就把瓮埋下去。亲人故去,就置于瓮中,上面用盖子盖紧。逢年过节,或者平时饭菜丰盛,一定要盛一碗肉菜放到树下给亲人的。如此这般,三年之后,才会放进棺木进行土葬。

  瓮葬,这或许是对亲人最好的怀念吧。

  江又明辞别梅子匆匆回家,打开锁了三年的大门。站在满是落叶的院子里,他一动不动。江又明努力回忆三年前的情景。张二河因盗窃罪从监狱回来没多久,某天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去找江又明,嘴里不干不净地说:“你凭什么要娶梅子?梅子是我的,你知道吗?她是我的!早在四年前,她就是我的了。在高粱地里,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听到这儿,江又明惊呆了。原来是张二河?!四年前,他在河边救起了跳河的梅子。梅子向他哭诉,就在镇边的高粱地里,她被人强暴。当时,被一条又脏又臭的毛巾捂昏之后,她失去了知觉。只有死,才能洗尽她的耻辱。想不到,那恶人竟是张二河?

  江又明一把揪住张二河,可尽管张二河喝得烂醉,但身材瘦小的江又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张二河将他掀翻在地,一顿拳打脚踢。江又明被打得眼冒金星,他愤怒至极,手胡乱地抓到了屋角一块石头,抄起来朝张二河的头上砸去。

  张二河声都没吭就倒在了地上。江又明起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几分钟后,他觉得不对。张二河头部血越流越多,再探他的鼻息,气息皆无。江又明吓得差点儿瘫坐到地上,他杀死了张二河!

  哆嗦了有十几分钟,江又明心里有了主意。用布将张二河的尸体裹了,挖开树下的大瓮,将他塞了进去。清理掉所有的痕迹,天已经亮了。这件事之后,江又明每天都忐忑不安,一回家就禁不住去看那株桃树,最重要的是桃树下的瓮。一番冥思苦想之后,江又明终于离开了小镇。

  在院子里站了足有半个时辰,天黑了下来。江又明将大门从里面反锁,然后拿来铁锹,开始挖土。一直挖到半尺深,他看到了那个瓮,仍然封得很好。江又明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将水泥盖子揭开,他探出头。

  那一瞬间,江又明毛骨悚然。瓮里,居然空空如也。他揉揉眼再看,瓮里,仍然什么都没有。江又明站起身,浑身出了一身的冷汗。水泥盖子是封着的,树下的土也没被挖过的痕迹,可张二河的尸体呢?一个死了的人,还能逃走?这,这绝不可能。

  江又明迅速将土填回去,这时,他听到了敲门声。他没有答应,铁锹挥舞得更快了。敲门声持续不断,江又明胡乱掩好土,走到门前。居然是梅子。梅子见他满头是汗,问他怎么了?江又明胡乱答着,问她有事吗?梅子说,张二河想请他喝酒,特意让梅子来请。

  江又明头皮发麻,想拒绝,却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他努力镇静一下,告诉自己,他必须见见张二河,看看他是人还是鬼!

  跟着梅子来到镇东,一路上梅子沉默不语。走到半路,她突然停住脚,指指半天空的月亮,问江又明是否还记得以前的事?江又明怔了一下,蓦然明白了梅子的意思。

  十年前,江又明父母早逝,他寄居在小镇的亲戚家。因为生得矮小,他一直都被人欺负。有几次,被人骑在身上打。梅子守在他身边,替他拍去身上的土,安慰他说,不如给自己讲故事。再有人欺负了你,你就编故事给自己听,直到把自己哄得忘了难受和屈辱。当时,也是这样的满月。梅子说完,还指指头顶:“月亮还有圆缺的时候呢。缺的那一块,不是被狗吃了?”

  想起这番话,江又明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小时候,他的确常常这么哄骗自己,等他长大,他会把欺负过他的人揍个鼻青脸肿,甚至在想象中他已经报复了他们。虽然是自欺欺人,却让他一年又一年地熬了过来。莫非,他杀死张二河,也是自己给自己讲了个故事?

  江又明的心一阵剧烈地跳动。梅子走在前面,推开了张二河家的门。张二河就站在院子里,铁塔般的身子,一脸横肉,目光看上去仍旧凶狠。江又明的手攥出了汗,张二河压根没死,原来他杀死张二河不过是自己的想象!那一瞬间,江又明感觉整个人快要爆炸了!

  张二河在喝酒,都不抬头看梅子。江又明望着梅子单薄的身体,微微有些悲凉的眼神,对自己说,决不能让梅子嫁给这个混账男人,绝不!
转载请注明:http://www.jxgushihui.com/zhenshi/1268.html 精选故事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12-2016 http://www.jxgushihui.com/ · 故事大全 故事会 · 投稿联系:qq2053581710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