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故事之落叶满长安

现在的位置: 故事会首页 > 传奇故事会 > 武侠故事 > 正文
 
武侠故事之落叶满长安
2017-03-19 22:43 / 精选故事网 / 被围观 +

  武侠故事之落叶满长安

  作者:高建武

  内容简介: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为不平事。

落叶满长安

  (一)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明嘉靖十四年九月初二,正是深秋时节。牛布衣在黄昏时分,坐着绿呢大轿进入长安古城。轿是八抬大轿,轿夫是飞龙帮帮主傅冲天最得力的贴身八大侍卫——"飞龙八雄".前面开路的,居然是飞龙帮的左右护法,号称青面双煞的聂非和祁百发。

  大街上空无一人。飞龙帮帮主傅冲天早已传下号令,这次他请的贵客途经的路线,不能有一个闲人。在长安城里,傅冲天的号令无疑就是圣旨,他若说句话,长安城中就像是打个霹雳;他若跺跺脚,长安城恐怕就要翻个个儿了。谁都知道,长安是江湖上声名赫赫、如日中天的第一大帮——飞龙帮的总坛所在地。

  牛布衣轻轻撩起轿上小窗的绸帘,望着暮色笼罩的长安古街,几片枯黄的落叶在随风飘荡。他微皱了一下眉头,脸上布满了惆怅之意。不知是这深秋的落叶触动了他漂泊的情怀,还是长安的古街牵起了他淡淡的乡愁?

  轿子稳稳地行在长街。飞龙八雄在江湖上都堪称是一流高手,多年的并肩作战,使得这八个人已心意相通,行动趋退如同一人。牛布衣坐在轿子中,几乎都感觉不到轿子的移动。这八个人,无疑都是很可怕的人。可是,拥有八个这样的轿夫,傅冲天该有如何可怕?

  牛布衣感喟之间,轿子忽然停了。

  十丈之外的御河桥头上伫立着一个黑衣人,在暮霭中像是一个黑色的石碑,静静的一动不动。

  飞龙八雄轻轻放下轿,就再没移动半步。八雄中的老三闪电手傅忠回身向轿中的牛布衣一揖:"牛先生,前边可能是条野狗子,待小的们清理一下,再行启程,免得惊扰了先生。"飞龙八雄不动,前面开路的青面双煞却没有停下,身形矮胖的聂非和枯瘦如竹的祁百发都是身穿天蓝色长衫,手中各提一个灯笼,只不过聂非用的是左手,而祁百发用的是右手。灯笼上有个朱红的大字"傅",格外鲜明。www.jxgushihui.com 精选故事网

  黑衣人还是一动不动。聂非和祁百发脚步始终保持着同一节奏,只不过在距离黑衣人近两丈的时候,聂非向左,祁百发向右,二人摆了一个小小的交叉。这个移形换位正是二人要发动攻击的讯号。远远望去,聂非和祁百发的身影如同刚从地狱出来的索命无常。

  二人是昆仑派已故掌门方子厝的高足,一向联手对敌,聂非的虎鹤双形和祁百发的大力开碑手都是成名已久的绝技,自出道以来身经百战,罕有其匹。作为外门顶尖高手,据说也只是在万剑山庄的主人、号称天下第一剑客的李慕白手下输了三招。飞龙八雄望着那个黑衣人,就如同望着一个躺在砧板上待屠的羔羊一般。

  青面双煞停住脚步。二人的状态已调整到了巅峰,杀气几乎笼罩了整条长街。一直不动的黑衣人却动了,他一步一步向前走,稳定而又从容。与青面双煞机械而又单调的步伐相比,他却显得极为随意,身形有如微风拂柳,似乎全然意识不到眼前的杀机。如果不是左手中有一把黑色的短刀,他简直就像一个贵胄公子小酌后,慵懒散漫地徘徊在自家后花园中。

  牛布衣的眼睛突然亮了,像是一道闪电掠过,射到十丈之外黑衣人的左手上。刀是普通的一把短朴刀,是铁匠铺中随处可见的一种,黑色的刀鞘上还镶了一朵六瓣的小金花。难道这样一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刀,会令识尽天下神兵利器的牛布衣感兴趣么?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黑衣人已走入青面双煞的最佳攻击圈内。看惯了青面双煞出手的飞龙八雄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瞬地等待青面双煞那雷霆般的联手一击!

  牛布衣不禁轻轻叹息。他明白,双方早已分出了高下。

  黑衣人对杀气浑若不觉,相反走得更加悠闲恬淡。走到青面双煞旁边时,居然好整以暇地向二人抱了抱拳,就像是在街头邂逅了故交好友。他漫不经心地从二人中间走了过去,脸上笑容可掬,目光远远投向轿中的牛布衣。

  只听"哧"的一声,青面双煞的灯笼同时熄灭。

  青面双煞居然没有出手。

  飞龙八雄的脸色都变了,十六只眼睛居然没有看出青面双煞如何着了对方的道。

  牛布衣坐在轿子里,身子向后仰了仰,居然伸了个懒腰,像是觉得事情跟自己毫不相干,又像是失望地看完了一场并不精彩的戏。

  飞龙八雄动了。八个迅捷无伦的身影猱身齐上,分别从八个方位向黑衣人扑击,一时间兔翻鹰扬,落叶纷飞,衣袂破空之声大作。

  黑衣人脚不停步,在拳山掌影中左闪右避,竟不还手。特别是他左手轻轻揽着刀身,始终刀不出鞘,像是持着一件精美易碎的玉器,又像是护着个襁褓中的婴儿。奔雷手傅开的一掌"摧枯拉朽"击向他的左腕,他居然一侧身,用后背接了那雷霆万钧的一击。只听得"啪啪"声响,无数拳掌击在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的身形像是恣肆汪洋中的一条小船,颠簸摇荡,但仍不改前进的方向。他的目标,只有牛布衣一人。飞龙八雄也意识到了这点,知道遇上平生从未遇过的绝顶高手,各自将功夫发挥到极致,配合得天衣无缝,拳风掌影中夹杂着叱咤呼喝。毕竟,牛先生若出半点差错,每个人都逃不了天大的干系。

  牛布衣眼睛的视线移到黑衣人的右手上,一瞬也不瞬。难道刀不是凶器,这只手才是更可怕的凶器?

  黑衣人漫不经心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错愕,但也只是惊鸿一现,很快就恢复了。他闪避的步伐看似极为拙劣,但很有效,飞龙八雄的攻击看上去没有落空,但却一下也没有完全击实。黑衣人的身形如游鱼一般,已到了轿门之前。

  牛布衣突然从座位上欠身而起,右手一撩长衫的下摆,同时伸出左手,就像是一个谦彬有礼的主人迎出门来,微笑着去拉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的手。

  黑衣人蓦然一声长啸,直如虎啸猿啼,声震云霄。他的左手连刀带鞘,竟也像是老朋友送贺礼一般, 递到了牛布衣的右手中。这一下太过匪夷所思,但牛布衣像是早有预料,居然欣然接过。
转载请注明:http://www.jxgushihui.com/wuxiagushi/2112.html 精选故事网!
     

                       
     
上一篇:阆中新事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12-2016 http://www.jxgushihui.com/ · 故事大全 故事会 · 投稿联系:qq2053581710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