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新事

现在的位置: 故事会首页 > 传奇故事会 > 武侠故事 > 正文
 
阆中新事
2017-03-19 22:40 / 精选故事网 / 被围观 +

  阆中新事

  第一折  独病未妨卧薄酒

阆中新事

  长巷子里头,日色白惨惨的,雨下得密了,打得屋檐、石板、蕉叶、篱笆扑簌簌的响。李昌陵怏怏地歪在床上,头兀自发痛。他半合着眼睛,听着外面的声音。风把高处窗纸都吹破了,梁上蛛网荡来荡去,让人从心底里泛起一片清闲落寞的滋味来。

  躺了一天了,仍是浑身懒软慵倦,咳嗽都没力气。本来莫名其妙地被师父遣到这千里之遥的偏鄙地方送一封什么劳什子的信,这已是够晦气的。他日夜赶路,只盼办完这件无聊事情早点回去,谁想刚到城里头就一头病倒在这简陋的客栈里。无个人理睬不说,茶水都得喝隔夜的。

  浑浑噩噩的,全身骤冷骤热,胸口烦恶欲呕。果然欲速反不达,这一下就算他想急也急不得了。

  李昌陵叹着气,暗想,反正送了信也不能立刻往回赶,索性呆上几天再说。他强撑起来,套上外衣,拉过铜镜一看,发现才不过一天时间,自己模样就变了不少。两眼都肿着,面颊却凹陷得很厉害,脸色更是难看。站在地上才片刻就又觉头晕目眩,于是一下子坐进椅子里,连连自语道:“你也有今天么!”

  待脑子稍清醒些时,便想起昨日那个名医林飞升给扎了针之后似乎是说今天还要来。他往屋子里一看,乱糟糟的,灰仆仆的,实在不像个样子。略一思量就和好衣服,随意梳洗一下,掩上门下楼去了。

  这店子冷寂得与世隔绝一般,虽然有两个伙计,几个住客,却都默默的毫无声响,不知在做些什么。李昌陵出来给风一吹,坐在桌子边上,才发现这里陋则陋矣,倒也有一番萧索的诗意。他像个遭了贬黜到五岭的京城大官一样,细味着这陌生的冷寂与萧索。

  就见雨水顺着檐往下流,门口出现的油纸伞也掉下数条水线。持伞的人还没进来就说开了:“这雨绵绵地酝了几天,今日倒下得好爽利。”

  林飞升收了伞进来,便有伙计迎上去,他可是这城里颇有头脸的人物。

  李昌陵笑道:“这般天气叫林先生在外头走,如何过意得去?”嘴里这样说,人却有气无力地坐着。林飞升也笑道:“不过两步路,这当什么事。”

  这人当年在云台山修道,还俗以后方始行医,这时打扮还是皂边道衣,戴了九梁巾,穿双玄丝云履。他认得桌子对面坐的这不过十八九岁,竹冠褐衣,疲倦而漠然的年轻人,知道是武林盟主夏中孚的人。但他也是素性淡泊,又有些傲气,因此虽则不愿怠慢对方,却也不欲过露奉承之态。当下道:“今日可好些了?”

  李昌陵躺在椅子里,道:“便是刚起来。已比昨日好得多了。”林飞升看见他手里酒杯子,倒也不见怪,反而笑道:“病中喝些寡淡薄酒,可以暖胸,又颇增兴味,使心气不颓。”李昌陵笑道:“我也不想这水里竟有些酒味。”

  林飞升哈哈大笑,拿着他手腕切脉,半晌道:“头还沉么?”李昌陵道:“还好。”说完却又咳起来。林飞升一面抬头端详他,一面颇郑重地道:“你这是内乏汲养,心焦气躁,外感风露,奔波途遥所致。不休养数日,难以痊愈。你若有什么事情,不妨先放放再说。”

  李昌陵笑了,这一笑略有了些精神,他道:“正是无事可做,才觉闷得慌。”他素来喜事,这话原是一点不假的。

  林飞升微笑着,点头道:“我知你是乾道人物,难自隐没。可是远尘嚣,离繁琐,也是极不易得的。能闲个几日,找个无人相识的所在,实是美事。须知身形似梦,名誉如泡,至人尤当含光藏辉……”

  李昌陵似听非听的,骨头酸软,肚里想笑,心情好多了。只觉有个人在旁边说话实在不错,更何况这人说得怪有意思,他走着神。羁旅抱病,本是最磨人的,更何况这样的闲散实在是不习惯。因此虽则明知会给师父骂作没出息,还是恨不得立刻生了翅膀飞了回去。

  林飞升说着写了张方子,交给伙计取药。李昌陵知他要走,正待起身一送,就给椅子后面走过去的人冲得一个趔趄,林飞升忙伸手相扶。这店子本小,再看时那人已出门了。

  林飞升只顾盯着那人背影看。李昌陵见他神色怪异,便随口道:“怎么?”林飞升捻须道:“这人病得严重呢!”李昌陵道:“哦?这么一转脸间,先生就看出了他是什么病?”林飞升摇头道:“这个却没有,只是……”

  他没往下说,李昌陵也没什么兴趣,便去掏诊金。哪知一探之下,竟空空如也。他心下一惊,跟着一念转过,旋即明了。

  这次林飞升见他脸色一沉,接着嘴角又浮起揶揄的笑意,不由道:“怎么?”李昌陵略有些出神地望着外面,笑道:“我是病得头也晕了,可这本事不简单呀!”原来方才那人一碰之下竟就摸走了他随身的囊袋。

  李昌陵冷冷地笑着,想到那袋子里的信,头一下子不痛了,身子也不乏了。他挑起眉,深吸口气,扭头道:“林先生的诊金容我改日送到府上。”林飞升不明所以,忙拱手,连连道:“岂敢,岂敢,这个是万不敢当的。不过稍尽绵薄,若有劳烦,可就折杀我了。”

  林飞升前脚出门,李昌陵后脚就也出来了,他左右一张望,向巷子尾走去。这时雨已停了,满地明晃积水,竹子上也是白蒙蒙的。

  这一片街道纵横勾连,肥肥瘦瘦,古意盎然,犹如一段绝佳的长短句。李昌陵四下打量,自语道:“景致不错。”他打了几个弯,走到很宽的一条街上,在一街行人中,一眼便瞧见远远一个人一身破旧衣裳,且行且停的走在前面,正是他要找的在店里撞他椅子的那个,不禁阴着脸,又浮起一丝冷笑。

  那人竟敢在他身上摸东西,倒要瞧瞧是何等模样。几个钱他虽不在意,可私底下怀疑那人是冲着那封信去的,若是这样,那才有些意思!他并不追上去,只是远远跟在后面,等着看那人要做什么。

  这条街确是长,而且远较别处热闹,行人也多。街上店铺、阁馆高低错落,繁复中见别致。李昌陵跟了一阵,都以为他要走出去了,哪知这人钻进街尾一家铺子,半晌不见出来。
转载请注明:http://www.jxgushihui.com/wuxiagushi/2111.html 精选故事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12-2016 http://www.jxgushihui.com/ · 故事大全 故事会 · 投稿联系:qq2053581710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