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会 > 武侠故事 > 正文

武侠小故事之极刑

作者:匿名来源:故事大全 时间:2016-11-17 22:20 阅读:10 次

  那三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时,无声无息,鬼魅一般,背着暗红得有些发涩的灯光,面目便隐在暗处,模糊一片,他们都穿着长长的白袍,垂手时那宽大的双袖几乎拖到了地上,带了顶高高的白帽子,明明静静地站在那里,却给人飘忽不定的感觉,让人不自禁想起城隍庙里拘魂提魄的白无常。

  当中的白衣人从袖中掏出一卷纸,双手扯开,自顾自地念起来,那声音并不高昂,相反有些低沉,在这奇诡阴幽的地方,很干脆的逸出,沙沙的响,就像赶骆驼的鞭子一挥,啪的打在塞外沙漠的空气里,那是彻底的杀刺的声音。他两边的白衣人则垂手而立,低眉静听,没人理会他的反应,仿佛这只是他们的事情,与他无关。

  武侠小故事之极刑
 

极刑

  他对那些话语也是半懂不懂,那是只有读书人才会做的那种四骈六骊的文章,但自己的名字,以及什么“罄南山之竹难书其罪,聚九州之铁无胜其错”,“王法有私,任尔为非,天道至公,不容漏网”,却是听得懂的,到末了那一句更是明白无误:“按律论罪,当处极刑”。

  听到这一句他蓦地明白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眼前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不知道,然而,这些人要杀他,那是一清二楚的事了。他揉着太阳穴含含糊糊地问道:“你们是谁?”当他在问这句话之时,身子已如脱免般一动,欺向白衣人,左手聚指成掌带一片风雷声,右手化指为抓,迫得空气嘶嘶直响,毫无疑问,“大风雷掌”与“天魔抓”练到他这种火候,足以视砖石如朽木,中在人身上,便是骨裂筋断,血肉模糊,且绝少失手。

  那三个白衣人离他不过是四尺不到的距离,出现后便静立不动,这一下奇袭,可是说是有的放矢,闭目亦中的,何况,他还发出了两枚“青蜂针”,江湖中的人都知道,他是叛出唐门的怪人“一诺不尽”唐不换的弟子,唐门的暗器,奇精,极准,最毒,惹不得,沾不得,接不得的。

  两枚“青蜂钉”分射左右两边的白衣人,那不过是为了阻止他们,而那凌厉之极的“大风雷掌”与“天魔抓”却全冲着中间的白衣人而去。他们要他死,他就要他们先死。他看得出,这三人当中,当以中间的白衣人为主,只要一举制伏了他,那便可从这鬼地方脱身了。

  他看事情一向很准,所以才能在江湖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翻江倒海,任他折腾。他把暗器的速度,自身的速度,掌的力道,抓的力量,行动的时间都精确到分毫不差,那三个白衣人也正如他所料,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决不可能出错的。

  那三个白衣人也的确一动未动,可偏偏在他弹指之间攻到自己预料的方位时,他们离着他还是有着四尺不到的距离。中间的白衣人缓缓地将手中的纸卷起来,收进宽大的衣袖,而他左右两边的白衣人依然垂手静立,仿佛一切从未发生,他们本来就是站在那里,未曾动过。只是显得更加飘忽不定,比从九阴幽冥里出来的鬼魂还要像是从九阴幽冥里出来的。

  心头一悸,那鬼魅的般轻功是他前所未见的,还没等他收手,一堵墙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无有声息,也不知从地底冒出来的,还是从屋顶落下来的。那收势不住的“大风雷掌”和“天魔抓”便扣在了上面,很厚重的一声响,震得他双手隐隐作痛,而那两枚“青蜂针”也在这时撞到了墙上,叮的一声响,跌落在地,证明了这堵墙是铁做的。

  就这样将他与所有的一切隔绝。

  “你们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叫道,手上的痛楚消退殆尽,没有人应答。转身,心中却慢慢延伸开一丝怖意,因为他已将自己所处的地方看清楚了,是一个狭窄的小房间,暗红的灯光下,一目了然。他不应该是在这里的。

  记忆中自己还停留在天香楼痛饮大笑,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脑中念头电转,终于想了起来,天香楼彻夜不息的灯火中,他一剑割下“白衣别离”萧破的人头,那血便从失去头颅的颈腔内喷将出来,红得着实诡异,也不过是给这满是鲜血的地方再补一笔。

  他哈哈大笑着饮尽杯中的酒,将酒杯一抛,伸手去揽那个已经被吓得瘫在地上的女子,这天香楼中也只剩下这名女子了,没有人能阻止他,凡要阻止他的,他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而这罪名自有死者承担。可在那一刻,他看见了灯笼,两盏白纸糊就的灯笼,透出的烛光却是幽碧的颜色,将灯笼上那两个墨黑的大字映得分外的冷,“司”、“刑”。

  灯笼分别提在两个人手中。两盏灯笼,人却有三个,白衣白帽,飘飘悠悠的,直似不是从天香楼外的人间走来。

  他的脑海里,犹记得当时中间那个白衣人抬头对他一笑,那一笑分明是好看的,温暖的,可在那血池炼狱一般的天香楼里,碧色的灯笼前,却像死神对凡人的回眸一笑,一笑过后,拘魂摄魄。

  然后,他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面前又出现了三个白衣人,他不知道这三个人是否就是出现在天香楼里的三个人,因为无论是在光的地方,还是以暗的地方,他们的面目都是模糊不清的,给人的印像只有白衣高帽,就像归落不了黄泉的游魂。他们拿出一张纸来,念着上面的话,对他判了刑,落下了一堵铁墙,将他困在了这个房间里。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房间,上下左右前后合成一个四方的笼子,别说门了,连窗户也没有,除此之外,却和普通客栈里的房间布局一模一样,一张薄板床,床上是一床老旧的被褥,一个已经有许多伤痕的瓷枕。当中摆了张桌子,桌上放着茶壶茶杯,打横放了两张椅子,还有个盆架,搁着一个铜盆,架子最顶端横出,托着面小小的铜镜。惟一令人诧异的是,角落里还立着个木偶,那是与真人一样大小的偶人,做得栩栩如生,竟也穿了一身侍仆打扮的衣服,双手横托一个盘子,大约是给人放衣服用的。

  有一把剑搁在椅子上,三尺长,二指宽,鱼吞口,青铜鞘,上面还镶了七颗七色宝石,正是自己的“七色剑”,他见状,也不顾别的,赶紧上前一步,先将剑拾在了手中,不管如何,少了这把剑就没办法使自己曾斩下数十人头颅的“两生剑法”,那从这个鬼地方脱困的把握至少也少了三分。心中却又生疑惑:即然这些白衣人即然想杀死他,为什么还把他的剑留在这里?

本站为读者提供各种经典小故事,包括睡前故事、儿童故事、童话故事、鬼故事、成语故事、寓言故事等,以及故事会在线阅读,供广大读者阅读。
Copyright © 2012-2018 精选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