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会 > 武侠故事 > 正文

武侠故事之华年轮

作者:匿名来源:故事大全 时间:2016-11-17 22:16 阅读:10 次

  1、

  ——急景是个好词。

  急景凋年,凋出一朵花来。那花向内开,开在年龄深处,是树心里的年轮。

  武侠故事之华年轮
 

华年轮

  华年站在街上,雪粒噼里啪啦地往下打,打着他身上的油毡。街心的雪都被车马压化了,街两边的雪却存了下来。街就是黑的,两边一片雪白。人站在街上,会觉得那黑黑的一条街简直像一个女子成束的发,卷着自己,直要卷出藏在心底的那个“家”来。

  街边的小贩在吆喝着:“卖《名器谱》了,卖《名器谱》!”

  要是数十年前,华年肯定会马上买一本。所谓《名器谱》,是号称“江湖第一蔑片”焉耆老说书的脚本,历数一年来江湖上发生的风云大事,读来或可励志,或可消遣。它把那么多三教九流的人物网罗在一起,说出个高低上下,论出个条条框框,让你觉得身边这复杂混乱的世界猛地有规划般踏实安全,跟个游戏一般。它是人人都喜欢读的“江湖年鉴”。

  一辆车在这泥泞的街上驶了过来,溅得泥水点飞溅到街边的雪堆上,一打一个深凹下去的污印。

  华年的心忽地跳了跳——有多少年没跳了?

  要是二十年前,这样的街上,他总会莫名地期待出现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少女,黑黑的街,白白的雪,明黄的油纸伞,半透半亮的自己少年心事……要是十年前,他所期待的会是一辆油壁七香车,车中若隐若现地感觉到有个女郎存在,不用看到,只要用鼻子去追随那油壁车中若隐若现的香气,那时年轻气盛,只怕更喜欢多出来的那红油木板的隔障……

  而如今,他已三十七岁了。说不上“鬓已星星也”,可还是没想到心会突然一跳,跳过了后,不由哂笑起自己的心还会这样跳一般。

  车驶过他几步,停了下来。而车上面下来的,居然——真是一个女人。

  这世上的“女人”并不多,尤其三十岁以后还显“女人”的。弱质少女像一盏竹叶青,以后的运途只有两种:一种是敞开了盖的放着,时间越久,味道越寡;一种却是闷在坛里,历久弥醇。

  只是怀着一种品鉴的兴趣,华年朝她望去。

  那女人……是后一种。

  她戴了个头兜,连在斗篷上的那种。斗篷是貂鼠的,已经旧了,面子是绿色碎纹锦的面儿,边角里露出毛绒。

  那女人对他歉意地笑,为刚才马车轮子卷到他身上的泥水。女人的脸上有些皱纹,让她的面孔更像菊,有一种复瓣的美。她就站在那里。这里是街口,这条街上人不多,毕竟近暮了,除了行色匆匆的三五人,就只他们俩。

  雪意渐渐冻红了那女人的鼻尖。那鼻尖从斗篷上的兜里伸出来,坚执探进这冬天里。

  小半个时辰了,华年在屋檐下问了句:“等什么?这么冷的天儿……”

  女人猛怅惘了下,几乎无意识地:“我在等着看自己的儿子被杀。”

  两群少年忽然从街两头卷了进来。

  一群人多,有近二十个;一群人少,只有三五个。

  他们都拿着奇怪的刀,一共两种:一种是黑铁片样的长条磨出了锋,尾端用布条缠住。上面缠的布条颜色各异,相同的是大多握久了几乎辨不出颜色。

  一种同样也是黑色的铁条,细长,开了三条锋,顶端成个三棱锥形,尖尖的刺,尾端也缠了布。

  人少的那拨儿人里有个少年姿式特异,他一腿向前,拖着另一条腿,手里拖着不能叫“刀”的那片铁,铁划着地,划向前面来。

  女人的唇角就开始抖。

  “你儿子?”

  她点头。

  两拨少年已两股风般的遭遇,缠在一起。然后那里的风就乱了,上风、下风、后侧风,刀风、刃风、腋下兜出的男人体味道的风,所有的风纠缠在一起,冲荡不出,或者它们就喜欢厮混在这纠缠里。男人是群体的,只有裹在一起的挤,才能让他们觉出生之意义。

  ——血、很快地就见血。

  血落在泥地里并不红。刺激的是它的气味。借着那喊声的威势,冻得成块的空气被劈开了缝,缝里钻出咸腥的味道。

  那个女人勉力地看着,固执地向她儿子看去。那被看的少年也同样固执地、不看她、只看着敌人。

  他确是拼得最凶的一个,也确有功架,看似练过的。但这样的街头火并,等闲功夫在身并不起太大作用,死于乱刀的机会远远大于脱身。

  那少年却振起一脸的昂扬:他在打拼属于自己的第三条街道,兴奋的脸上甚至透着辉煌。

  终于一道血顺着他大腿一条线地绽开。那女人的身子摇了摇,少年却把刀交到了左手。

  无赖贼也有无赖贼式的果勇。斗得紧时,好多缠刀的布条松了开来,飘在空气里,上面染了汗渍和血。

  她儿子那帮人少,要输了。这是一个女人也能看明白的局势。她的身体开始大幅度摇晃。

  ——现在、她儿子那群输局已定,要比的、不过是看她先倒还是她儿子先倒。

  伴随着那斗篷锦面发出的声音,女人开始软倒,像一摊泥,自己的头慢慢缩向自己的脚,中间像是没了身子,她的身子空了。

  这时,一轮光亮的月轮升起,照花了所有殴斗人的眼。

  那个少年犹自在苦拼,却猛地觉得自己的手里已经轻了,觉得身边人的手劈了下来、刀却没落在自己身上,发觉自己手腕已被一个人攥住,像拖死狗一样地把他从街心拖了出来。

  他下半个身子全拖在街上的泥浆里,眼睛还看得到场中伤与未伤的两拨儿人,无论敌我,手中那黑铁的、他们自诩精炼的刀,都已中断。

  ——断得都不曾壮烈。

  2、

  “救我干什么,你又不是我娘。”

  华年只好心地笑笑:“就当我是你爹吧。”

  少年失血过多,本已昏过去了。人中重重地疼过一下后,刚醒过来,就对自己想象中的娘发怒。及至看清他眼前坐的是个男人,不由怒道:“我还是你爹呢!”

本站为读者提供各种经典小故事,包括睡前故事、儿童故事、童话故事、鬼故事、成语故事、寓言故事等,以及故事会在线阅读,供广大读者阅读。
Copyright © 2012-2018 精选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