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会 > 奇案迷案 > 正文

谜案之戏楼魅影

作者:匿名来源:故事大全 时间:2016-09-24 00:35 阅读:10 次

  案发包厢

  民国年间,河南开封城梨园行当里生意最红火的当数开明大戏楼。每到夜晚,开明大戏楼里笙弦锣鼓,好戏连台,楼下的看座和池座、楼上的雅间和包厢,尽皆爆满。

  这年深秋的一天凌晨,戏罢帷合,人潮散去,戏楼里的几个跟包忙着清扫满地的水果皮、瓜子壳。楼上的小跟包小山子清理到八号单间包厢时,发现看戏的客人仍伏在面前的茶几上,想来是不堪困乏睡着了,便走上前轻声呼唤,可那客人一动也不动。小山子走上前一拉扯那客人的胳膊肘儿,那客人竟一头栽倒在地,口鼻里黑血直流!“啊呀,死死人了!”小山子吓得笤帚一扔,没命地大叫起来

  警署接到报案,急派有“神探”之誉的探长黄宝光带领一干警员来到了案发现场,只见死者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横躺在包厢里,茶几上有一把茶壶和两个茶盅。法医上前一番勘验,认定这个看戏的客人死于中毒,毒药就下在了其中一个茶盅里。那毒药俗称“七步倒”,是街头耍蛇艺人常卖的一种剧毒蛇药。

  谜案之戏楼魅影

  开明大戏楼的董老板和戏楼剧务经纪人高焕成被传了过来。听了黄探长的询问,董老板结结巴巴地道:“这个八号八号包厢的客人叫秦念云,金城银行开封分理处的主任会计师,是是我们戏楼昨天的中奖客人,所以所以我有印象。”

  “中奖客人?”黄探长听了颇为不解。

戏楼魅影

  “这个我来解释。”高焕成从董老板身后走上前,细说起来

  开明大戏楼这两年之所以能在十几家戏园子中一枝独秀,一来是聘请了红遍黄河两岸的沙河梆子腔戏班“庆和班”常年演出——庆和班的武生骆玉秋、花旦醉海棠等角儿都是一时魁首,极是叫座;二来便是高焕成这个年轻的剧务经纪人精明能干,拉票的招数特别多。从今年春天开始,高焕成又推出一个“有奖看戏”的高招,自己带着跟包们分头到政府各机关及各公司、商铺预售七日后的“团票”,不仅票价打七折,而且每百张戏票中必有一个中奖号。中奖号码于开戏前一天当众公布,中奖者享受楼上单间包厢待遇,不仅票价、茶点费全免,而且在看戏间隙将由庆和班的当红角儿前来包厢清唱一曲。这实在诱人,一时间开明大戏楼人满为患,一票难求。金城银行开封分理处也购买了团票,而在开戏前一天,高焕成亲自到银行当众拆开大红烫金奖券,只见奖券正面赫然写着“八号包厢,清唱者醉海棠”,背面印着的是秦念云的戏票号码!在众人的欢呼雀跃声中,一向板着脸的秦念云也笑逐颜开

  “哦,原来是这样。”黄探长点了点头,即命一个警员速去金城银行开封分理处,让他们的经理前来指认尸体。接着,黄探长又从董老板和高焕成口里了解到,八号包厢和别的包厢的茶水都是由戏楼统一供应的,现在只有秦念云一人中毒,可知秦念云十有八九是在看戏期间被前来串座的熟人下了毒——每个包厢的门后都安有一扇巴掌大小、可以向外观察动静的活动小圆板,若不是熟人的话,秦念云是不会让他进来并共同饮茶听戏的。

  “看戏期间,你们可曾注意到有人进出八号包厢?”黄探长又问。董老板和高焕成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连连摇头。“你们刚才不是说醉海棠要进入八号包厢为客人清唱一曲吗?人命关天,希望你们不要隐瞒!”黄探长有点不悦了。

  高焕成连拍脑袋,命小山子一溜烟跑向后台,叫来了一个云鬓高堆、身着淡青色旗袍的年轻女戏子。不用说,她就是醉海棠了。

  花旦作证

  醉海棠本姓宋,只因她面容俊俏,身材苗条,戏台上舞姿婀娜、顾盼风流,若风摇海棠一般使人迷醉,人送艺名“醉海棠”。

  面对黄探长的究问,醉海棠脸色有点发白,急忙撇清道:“唉哟,关我什么事哟!我昨晚只不过在戏唱到第三折的时候到八号包厢唱了一段‘苏三起解’。那客人好规矩的,不像别的客人喜欢动手动脚的,只是他太木讷了,连茶都不晓得让我喝一盅,更别说赏个小费什么的了。所以曲子一唱完,我抱着琵琶就走了,谁个晓得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黄探长一边听,一边对醉海棠察言观色。他进一步追问道:“你清唱的时候,可曾发现客人有什么异常举动?”

  “嗨,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客人很是规矩,一直坐着听曲,一动也没动!”醉海棠有点不耐烦了,忽然杏眼一瞪道,“噢,对了,我在包厢里清唱的时候,外面有‘笃笃’的敲门声,我放下琵琶拉开门一看,门外并没有人,倒是有一个穿着灰色长衫、头戴黑色大礼帽的人正向楼下走去。我我只看到那人一个背影。那衣帽和背影好熟悉,好像,好像是新入我们戏班的陈大增。陈大增不是常穿灰色长衫、头戴黑色大礼帽吗?可我也吃不准——那人身材好像比陈大增瘦些。呃,让我再想想,那人的灰色长衫背后有一大块黄色。陈大增的衣服背后就有这么一大块黄油彩,是他那回化妆时不小心蹭上的”

  “什么?你说是陈大增?不不可能!”董老板身后的高焕成忍不住叫起来。顿时,黄探长利剑似的目光又盯住了他:“陈大增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认为不可能是他?”

  高焕成尴尬地望望董老板,欲言又止。董老板有点愠怒地瞪了高焕成一眼,道:“我当初就不赞成陈大增入戏班,可你极力推荐。一个票友,上了台靠得住吗?现在,你对黄探长解释去!”

  高焕成抹抹额头沁出的汗珠,向黄探长介绍起陈大增其人其事来。

  陈大增和秦念云年龄相当,本是金城银行开封分理处的襄理,位高权重。工作之余,他迷上了沙河梆子腔,几乎每晚都要来开明大戏楼听戏,堪称庆和班的铁杆票友。他尤其喜欢老生戏,常和几个志同道合的票友在一起吊嗓子练功,甩水袖、摆身段、捋髯口一招一式,伴随着拉腔拖调,倒也有板有眼。自然而然,高焕成同陈大增熟络起来,有一回唱老生的配角倒了嗓子,高焕成灵机一动让陈大增上台救急应场,让他露了个脸,也没出什么破绽。

本站为读者提供各种经典小故事,包括睡前故事、儿童故事、童话故事、鬼故事、成语故事、寓言故事等,以及故事会在线阅读,供广大读者阅读。
Copyright © 2012-2018 精选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2025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