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复活

现在的位置: 故事会首页 > 鬼故事在线阅读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恐怖的复活
2017-02-26 21:36 / 精选故事网 / 被围观 +

  在遥远的地球一端,有一个极为神秘的海岛国。一天,一家旅游杂志的摄影记者罗金斯乘邮轮来到了海岛国。

  恐怖的复活

  这天,附近一座村庄的土著人正举行一场葬礼,那诡秘古怪的仪式让罗金斯感到无比新奇。死者是一名青年男子,当这名男子的尸体被放入坟坑后,一个男人突然跳进坟坑,用利刀将他的脖子割断,然后才开始往坑里填土。这一幕更是让罗金斯看得惊心动魄,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要割断死人的脖子。由于语言不通,他无法与人交谈,这让他深为苦恼。

恐怖的复活

  罗金斯回到宾馆后,碰到了一个和他同种族的人。这个人个子高大,神情却很忧郁。罗金斯当即和他交谈起来,知道了他叫克拉姆,是个烟草商,负责大东公司在海岛国的烟草种植和收购。他女儿克拉妮娅两个月前从家乡过来看他,却莫名妙地突发高烧死了,具体病因至今没有查明。因为天气炎热,女儿的尸体无法运回去,只好在当地安葬了。女儿之死使他一直闷闷不乐,交谈中得知罗金斯是来自家乡的摄影记者,克拉姆很是高兴,他提议说:“咱们找个地方喝一杯?”

  “行!”罗金斯爽快答应了。两人顺着大街来到一家小酒吧,要了两瓶酒,边喝边聊,十分投缘。两瓶酒喝完,不觉有了些醉意。克拉姆建议去洗个桑拿浴,罗金斯连声说好。两人在大街上找到一家名叫“蔓陀萝”的浴室,就走了进去。侍者十分殷勤地把他俩安置在两个相邻的豪华包间。罗金斯洗了澡回到包间,侍者领来了一个女孩替他按摩。

  罗金斯惊讶地发现这竟是一个白人姑娘,她一头秀发,眼球像深海一样湛蓝,很像罗金斯家乡的女子。在海岛国,除了土著黑女,一般不会有其他做按摩女的姑娘了。罗金斯试着用家乡话问了她几句话,可她却毫无反应。再仔细一看,这个女孩虽然漂亮,可是神情呆滞,双目无光,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见她的按摩动作很不专业,罗金斯知道她主要是从事色情服务的,就不再说话,闭了眼任她在自己身上敲敲打打,不觉竟昏昏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克拉姆在门外叫道:“罗金斯!怎么了?还没完吗?”罗金斯睁开眼,见姑娘还在慢吞吞地给他揉脚,忙说:“克拉姆,进来吧,马上完了。”克拉姆走进包间,一看见那个女孩,眼神一下僵了,身子发起抖来。

  这个女孩,不就是他两个月前死去的女儿克拉妮娅吗?“克拉妮娅,是你?”克拉姆试探着叫了一声,女孩没有任何反应。克拉姆猛然拉过女孩,捧起她的头,盯着她的眼睛,问:“克拉妮娅,你说话呀,怎么会在这里?”女孩的眼珠一转不转,毫无表情。

  克拉姆愣了一下,刷地扯开她的衣服拉链,转过她的身子,果然在她的左肩后面找到一小块青色的胎记,胎记上边还有一颗红痣。克拉姆大叫一声,用力摇晃着女孩的肩膀,“克拉妮娅,你说话啊,克拉妮娅!”

  就在这时,两个黑人大汉冲进来,像拎小鸡一样把女孩拎走了。罗金斯惊得目瞪口呆:“克拉姆,你没认错人吧?她真是你女儿?”“我的女儿,怎么会认错?”克拉姆喃喃说,“可她是死了的啊?怎么会到这里?又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罗金斯想了想说:“你马上回去看看她的墓地,有没有异常情况。”克拉姆说:“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我马上就赶回去,查清事情真相,揭开这个谜!罗金斯,你能帮我监视一下这家浴室吗?”罗金斯说:“我尽力,你快去快回。”

  克拉姆走后,罗金斯真的负起了监视“蔓陀萝”浴室的责任,时常在这家浴室附近转悠,还偷拍了些外部资料,但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罗金斯看见那个浴室老板把女孩带了出来,坐上了一辆马车,他连忙悄悄地坐上另一辆马车跟在后边。马车出了城,来到乡下一个农庄。地里是绿油油的烟草,十几个黑人在地里懒洋洋地锄着草。不一会,庄园主走了出来,和浴室老板嘀咕了几句,数出一叠钞票,把女孩带进了屋子。

  罗金斯在远处用变焦镜头拍下了这个过程。他惊讶地发现:这些在地里干活的黑人,他们的神情和举止与女孩非常相似,神情呆滞,动作僵硬,有气无力,就像一具具没有灵魂的活尸!罗金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回到城里,他找了家邮局给克拉姆发了封电报,告诉他这一发现。

  不久,罗金斯又有了发现:一个当地土著人在训练克拉妮娅剪烟叶,他把一料药丸塞进克拉妮娅口里,念了一通咒语,然后手把手地教她使用剪刀。用对了,他就奖给她一片木薯,用得不对,就给她一皮鞭。罗金斯气得浑身发抖:混蛋!竟敢把我们家乡人当作牲畜!

  两天后,克拉姆回来了。和他同来的有海岛国当地警方派出的翻译和两名警官。克拉姆告诉罗金斯,他回去后打开了女儿的棺木,里边果然没有女儿的尸体,于是他便到警察局寻求援助。有了罗金斯拍摄的一系列照片,解救克拉妮娅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可是克拉妮娅被解救后已经没有了记忆和思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连哭和笑这样简单的表情都没有。克拉姆抱着女儿,欲哭无泪。罗金斯不明其中原因,就问翻译,翻译简单地告诉罗金斯:克拉妮娅确实是个死人,她只是具被海岛国土著人用巫术制成的“还魂尸”。那些在烟草地里干活的人也一样。

  在当地,某些土著人有一种非凡的本领,能从热带植物中提炼出一种特殊的毒素。这种毒素只要沾染到人体的皮肤,就能让人莫名地高烧死亡。人死后二十四小时内,他们又能用另一种毒素让死人“还魂”过来。

  开始时,这只是出于对仇敌的一种报复,后来因为这些活尸能做一些简单的劳动,就逐渐演变成了一种“人口”交易。这在海岛国,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所以有的人家死了人,担心尸体被偷去制成“还魂尸”,在下葬时就把死人的脖子割断或者用大铁钉把心脏钉穿。

  原来是这样!

  罗金斯明白了:前段时间在土著人葬礼上看到的割断死者脖子的那一幕,原因就在此。罗金斯连连摇头说:“这太野蛮,太可怕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对克拉姆先生的女儿下毒呢?他可是一位友好的外国商人啊!”
转载请注明:http://www.jxgushihui.com/kongbu/1987.html 精选故事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12-2016 http://www.jxgushihui.com/ · 故事大全 故事会 · 投稿联系:qq2053581710   皖ICP备14020257号-2